第一章 仙界山章节在线阅读

小说: 御尘记作者: 红眼白乌鸦字数: 2214更新时间: 2020-04-02

  仙门开启的那一夜,东方大陆黯然震动。

  仙界山上,万吨石壁被一束耀眼的白光劈开,刺眼光芒四处溅射,大地亮如白昼。

  白光中,无数衣袂飘飘的仙人,御风而出,似亿万流矢,划过夜空。

  白光所至,黑暗一扫而空,妖孽遁迹潜形,混沌乱世迎来太平。

  被白光惊醒的凡人们,走到空旷的大地上,仰望着掠过空中的万千神明,睁大了难以置信的眼睛,跪拜在地,心中充满了敬畏。

  仙人凌空如一场华丽的梦,繁花尽落,转瞬即逝,唯独留给人间长久的太平。

  那一夜,史前巨兽消踪匿迹,侵扰人类的恶魔遁入大地,肆虐的岩浆地震被巨石,荒原刺骨的冰河消融解封,天空常悬的九轮烈日仅剩一轮。

  疲惫不堪的人类,终于不用再面对巨兽与恶魔的恐惧,不用为了躲避岩浆与地震四处逃难,不用担心昼夜的极寒与极热的冻僵或炙烤,安心地迎接着即将到来的祥和盛世。

  所有目睹了仙人的凡人,都比普通人长寿,长者甚至活到了二百余岁。

  仙界山从此成为人间圣山,方圆百里,一草一木,一虫一物,皆是圣灵神物,不可破坏亵渎,以免惹怒仙人。

  一万年来,仙门再未开启,仙界山的万吨石壁早已闭合,裸露垂直数百丈的悬崖,仿佛从未开启过,看不到一丝裂缝痕迹。

  一群少年蹑手蹑足,跨过一条浅溪,穿过一片密林,来到一块翘于山巅的巨石上,眼界顿时开阔,仙界山的大石壁显露在眼前。

  “这就是仙门所在?”一个紫衣少年脸色有些失落。

  眼前的石壁上,布满了藤蔓植物,显示出人迹罕至的原始自然状态。

  一个衣着华丽的少年,目光坚毅,望着石壁道:“不错,前面就是仙门禁地,万年以来,踏足者均无生还。谁敢跟我来?”

  身边六名少年脸露怯意,均摇头退缩。

  华衣少年怒道:“来之前不是都挺踊跃吗,现在离仙门只差临门一脚了,倒裹足不敢前了?”

  身旁一个衣衫破旧的少年,拉了拉他的衣服,说道:“少爷,这是仙门禁地,别说我们几个小子了,就连朝廷的大队兵马,一旦越界,也是有去无回啊。”

  十年前剿匪兵败的朝廷官兵,被一路追杀至仙界山北境,误入山内,几百名官兵从此神秘失踪,杳无音讯,倒是二十多匹战马,半个月后,在附近的草场被人发现。这个故事附近的村民早已人尽皆知,对仙门禁地之说深信不疑。

  “哼,你也不跟我?”华衣少年甚怒。

  “少爷,我是你的仆从,你我自然跟着去,只是我这贱命死了不要紧,你万一有所闪失,岂不是……”

  “别废话了。”华衣少年打断了他,嘴角微微一笑,说道,“小春,我知道你的忠心,肯定舍不得我去冒险,这样吧,那你替我,如果没事出来,还发现了仙门的秘密,我就赏你黄金百两!”

  小春大惊失色,汗流浃背,他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关于踏入禁地的惨状早已耳濡目染,深知一旦,自然有去无回。

  “少爷,我……我……”一时支吾难言。

  紫衣少年在旁冷眼旁观,笑道:“小春,你主人太小气了,我加一百两,你若是活着回来,我给你二百两!”

  华衣少年脸色有些难堪,怒道:“邢尚荣,我赏我的狗,多少需要你管吗?”

  邢尚荣哈哈大笑,见他愠色满面,不敢再多语。

  另外一个少年个头稍矮,看着小春瑟瑟发抖的惨状心有不忍,道:“胡少,要不别玩了,万一出了人命……”

  “他不去你去?”胡少怒道,少年默然不语。

  没等小春下定主意,胡少绕至他身后,一脚踢在其腰上,大声道:“快去!不然回去老子也要虐你至死。”

  可怜的小春知道他所言并非虚张声势,听到虐死那一刻,他的身体猛地颤栗一下。

  胡少本名胡魁,其父是靖南县的富商,仗着亲戚在朝中做大官,权势滔天。靖南县是仙门府下辖的最偏远靠近边境的县城之一,再往南便是他国,这里常年经受战乱之苦,盗匪纵横,治安极差,所以有权有势者如胡家,可谓横行于世,无人敢招惹。

  今年胡少年仅十七,三年前,还是个孩子的他,因为对新来的丫鬟起了色心,强行要硬上弓,不料这丫鬟刚毅不从,还踢伤了他的。第二天,后院的狗舍里发现了被撕咬得血肉模糊的丫鬟尸体。最终,胡家向官府报了一个横死,连咬死人的狗都没被击杀,元凶胡魁更是逍遥法外,从此更加残暴恣肆。

  小春七八岁时便卖到胡家做工,如今已有十年,任劳任怨,忍气吞声,只为混一口饱饭。

  如今面临胡家大少的淫威,不顺从他恐怕回去会被折磨死,禁地,固然危险重重,总比被狗咬死好些。

  小春打定了主意,站直了发抖的双腿,道:“少爷,我去也无妨,只是我活着回来希望渺茫,不如你借我佩剑一用,可以防身。”

  胡魁皱了皱眉头,心疼起腰间这把镶着宝石价值连城的佩剑,又不想在众人面前显得小气,十分作难。

  邢尚荣笑道:“一把剑而已,借他用便是,人家命都舍得,你还舍不得一把剑嘛!”

  胡魁内心暴怒,心想要不是你邢尚荣家境显赫,我必然连你一起推入禁地。无奈,他解下佩剑,不舍地交到小春满是老茧的脏手中。

  小春摸着这把梦寐以求的宝剑,咧嘴一笑,转身要跃下巨石,胡魁喊住了他。

  “且慢!你骑着马去,宝剑放在马鞍上。”

  众人明白了他的心思,小春此去必然有去无回,而马却可以将宝剑驮回来,不至于丢了宝剑。

  小春从未骑过马,这匹鬃毛黑亮的骏马虽然一直由他喂养,但贵重的马鞍马镫都被关在杂房里,小春既没机会也不敢偷偷骑马,如今胡魁主动要求他骑马,他喜出望外,转念想起所去的是禁地,自己命不久矣,又黯然神伤。

  看着小春绷紧着身体,佝偻像个老头一样,骑在马背上,众人哈哈大笑。

  一人一马,缓缓地步入了密林,林深不见人,胡魁担忧着宝剑和宝马是否能够完璧归来,其他人也各怀心思,伸头张望着密林。

  “禁地这么危险,为什么非要派人呢?”

  “里面藏着修仙的大道,凡人的极乐,不怎么能求索大道?”

  远处一个老头抽着烟袋,吐出一圈呛鼻的烟雾,悠悠地回答着身边孩童稚嫩的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