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炼狱的煎熬 精彩阅读

小说: 欲望的代价作者: 九纹龙的酒字数: 2364更新时间: 2020-03-26

阴暗潮湿的监舍枯燥无味 ,犯人的犯罪历史已经当故事讲了无数遍,新来的王富贵引起了罗二莽子的兴趣。“哎,新来的,你叫什么来着,”
王富贵回头看着罗二莽子刚要说话,大脑袋赶紧骂到 “不许回头”
罗二莽子制止了大脑袋 ,“让他转过来说”
王富贵转过身盘腿坐着:“我叫王富贵,”
“哪的人啊,什么事啊,一会让李局给你先看看你的事能判几年,噢,对了,,你还不到十八吧,那是少犯,没JB多大事。”罗二莽子问道。
王富贵就把自己怎么打赵明达的事告诉了罗二莽子。李局听了,就问“赵明达,是你们乡派出所所长赵德才的儿子吧,我看你得罪了他,够你受啊,”
王富贵点头:“李叔叔,你怎么认识他。”。
李局若有所思的叹了口气:“一言难尽啊。”
罗二莽子一天,笑嘻嘻的说:,“怎么了,李局还有什么故事啊,,说来听听。”
李局看着罗二莽子笑道:“你小子就喜欢听故事,,我这可没有桃色新闻风流韵事啊。”
“你看看,人家李局有文化,说话都文邹邹的 还桃色新闻风流韵事, 那向我们这些大老粗,就知道跑发情搞破鞋,哈哈”。罗二莽子哈哈大笑,犯人也都笑了,监舍的气氛就轻松了很多。
于是李局就讲起了在王三乡小六队下乡改造的陈年往事,恩恩怨怨 。
王富贵一听就说:“李叔,,我家就是小六队的, 我说我一进来就看你有些眼熟呢,”
这是李局问王富贵,:” 你是哪家老王家的孩子啊,,你爹叫啥。”
王富贵象遇到了亲人一样,,他这几天在乡派出所受尽了折磨,到看守所心情孤苦 ,在心情最低落的时候。遇到能够熟悉的人 ,而且在监舍还有些地位的二铺, 他心一喜,赶紧说:“李叔叔,我是王大豆腐家老三啊 。”
这时候李局才仔细的打量眼前这个小伙, 连胜叹道:“哎呀,艾呀,王老疙瘩啊,,我记得我离开你们生产的时你还是小屁孩呢,我还吃过你掏的老家屁(麻雀)烧着吃呢,那个香啊” 。李局说着不仅吧嗒吧嗒嘴 ,罗二莽子也咽了咽哈喇子。
李局有说:“你爹死白瞎了,你爹死那年,,我们还帮着找了呢, 你爹死的冤啊,,你娘那老太太好啊,,心眼好使,,我吃豆腐有时候就不要黄豆了,,唉,你爹做豆腐不糊弄人,不往里边掺苞米,那豆腐又白又嫩,还炖不碎,那用大柴火锅炖出来的味道,带着一层微湖焦黄的嘎巴,真香啊,,真馋了。”听着李局的话,犯人们就都吞咽着口水,肚子也就咕咕噜噜的叫了起来。
罗二莽子听到这,就对大脑袋说:“大脑袋,你不是厨师吗,说说豆腐还有什么做法,让大家都解解馋,咱们来个精神会餐。”
于是当过厨师的大脑袋就绘声绘色的讲起豆腐的各种做法,,什么酱炖,什么红烧,什么麻辣,什么凉拌,期间还穿插着他和老板娘之间的打情骂俏,勾勾搭搭。
王富贵第一天盘腿这么久,到了小便时间,早已经腰酸腿麻,下到地上都站不住了,罗二莽子现在对王富贵态度好多了,说,:“一会大脑袋你叫个犯人给他松松麻,看着体格挺好,也不行啊”。王富贵就尴尬的笑了。
晚上在小便之后有段自由活动的时间,这时候犯人们都放松起来,,有的唠嗑,有的玩着用窝头渣做成的象棋,王富贵则趴在铺上,享受着左志刚的全身按摩,只见左志刚那瘦小的身子坐在王富贵的上,两双手在王富贵熟练的游走,开始还麻麻痒痒,,,后来左志刚的双手就加大了力度,那种最原始的擀皮,就让王富贵备受煎熬,,但他忍着不出声,就拍别人笑话,,左志刚一看王富贵不出声,越发加足了力气,
大家还享受着短暂的自由,瞭高(坐在大埔第一排靠边的犯人,他的作用就是监视二楼的监视风口的动静,如果听到干警的脚步声,及时汇报给铺头,他虽然也盘腿坐着,但可以随便转身,属于半自由,但他必须有非常灵敏的听力,能准确的辨别脚步声是那个干警,有时候干警为了监视犯人,脚步声都很轻,即使那样,也逃不过瞭高犯人的耳朵。)的犯人突然喊到,坐好,所有犯人包括罗二莽子和李局都立刻坐好,
这时候在楼上监控区就传来了皮鞋走路的声音,瞭高立刻说到,是刘所,大家一听就都赶紧摆正坐姿,头都深深的埋了下去,整个监区传来了犯人起此彼伏的报名时。
终于刘所的脚步声停在了三零八的上空,就听到一个铿锵有力的声音喊到:“三零八犯人坐整齐,坐班的封门踢两脚。”就有犯人跳到地上朝着前边放风的小铁门的踢了几下。刘所看见风门关好了,,就接着喊到了,:“现在报名,”然后开始一个一个的差点犯人,被叫到的犯人就立刻回应一声“到”,个个都是使出最大的力气。然后快速的跳到地上立正面对墙壁站好,这时候的李局和罗二莽子也都向上学的小学生,不敢有一丝懈怠。点完名的犯人站在地上一排,然后上班的刘所又喊到,:“报数”。于是犯人们开始12345678的报数,,报完数的马上蹲下,全部完成后,刘所又喊到,:“XX看守所三零八监舍,应压嫌犯二十八名,点名报数一切无误。”
点完名报完数,一天的坐狱结束了,马上的新的折磨马上开始。
XX看守所三零八的规矩是,龙铺,虎铺,狗铺,鸟屁。
有的监舍还会有狼铺。
具体就是把头第一龙铺罗二莽子睡觉地方最大,一米宽左右,虎铺是李局的二铺,地方稍微窄一点,但也翻身自如。三零八没有狼铺,直接就是狗铺,,是伺候槽子的大脑袋的铺,明显的变得窄了很多,只能够一个人平躺的宽度,但也挺舒坦的,接下来就是鸟屁了。
鸟屁就是普通的犯人了,夜晚睡觉对于前几位是休息,但对于普通犯人就是另外一种折磨了,一溜大埔,龙虎狗铺就占去了三分之一,剩下的要睡下二十五名犯人,而且只有龙虎铺有被褥,其他都是穿着衣服,一颠一倒合身测躺,这时候就有两位夜晚值班的犯人开始安排了,他们先让犯人一排侧身躺好,头都朝里,然后再将另一些犯人头朝外一个一个的挤到先前本就已经身体挨着身体的犯人中间,有的实在挤不,,就摞在上边,然后坐班犯人跳到身上,往下踩,硬生生的把人踩平。
王富贵受到李局的照顾,被安排鸟屁第一铺,虽然可以自由的翻身,但睡姿必须是侧立的,不能平躺。但他还有个任务,就是用身体阻挡大埔鸟屁,他的作用就如大坝,有如一面墙,隔开了两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