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玄力尽现,震惊刘兴堂 全本章节阅读

小说: 圣帝邪尊作者: 一根火腿字数: 3127更新时间: 2020-03-26

你真的认为我不能修炼吗?
张嘴角的富有深意的一某微笑,令肃穆郑重的刘兴堂心中猛然一惊,感觉一阵阵凉意涌上心头。
刘兴堂凝视着张,仿佛想要把张剥开了看的明明白白一样,可是,无论他玄力如何探查眼前的张,都发现眼前的人如一潭清水般毫无涟漪,却又散发一股难以描述的深邃感。
几天前,前去张家寻找说法,他不卑不亢和自己对峙而言,又直接了当地一纸休书休掉曹家曹颜兮,一切操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那似海如山般的气势仍然历历在目。依然让刘兴堂感到不可思议,传言不是张家公子,文不成,武不就,整天惹事生非,怎么和传闻中的不大一样呢?
不知不觉间,刘兴堂的眉头紧皱一起。
“刘大人,世人都说我无法修行是个废物,可是又有谁看到过本公子和别人动手呢?”张淡然一笑道:“刘大人听说过三人成虎的故事吗?有些事情即便是假的,的,可是一传十,十传百,说的惹人多了,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了真的了,刘大人认为是不是这样呢?”
刘兴堂本暗淡无光的眼睛灵光一闪,直勾勾的盯着张,一双褶皱的双手轻抚着身边的檀木桌椅,凝重之色慢慢覆盖整张脸。
世人皆说张家公子,纨绔无知,难堪大用,是个不折不扣的混吃等死的三世祖,可是,此刻的张和他交谈的话语,和风轻云淡的表现,都胜过京城之中其他世家的公子哥。这又该如何解释呢?
刘兴堂位居朝堂之上,官场数载,更是当今皇帝面前的大红人,他的官威和气势只是透露出稍微的一丝丝,就足够令许多人双腿哆嗦的冷汗夹背了。但是,张面对他刘兴堂,不仅没有想象中的畏惧和拘谨,而且还能够谈笑风生的抿茶坐着和自己交谈。这是一个游手好闲的人能表现出来的行为举止吗?
“张……小子,老夫…现在真的看不透你了。”刘兴堂紧眯双眼,仿佛要吃了张一般,轻轻敲着桌子缓缓说道。
在现在的刘兴堂看来,就算面前的张无法修行,但凭借他张家的声势和显现出来非常人的气魄,日后,便足以在天玄国官场之上叱咤风云,做个一代文官。可是,偏偏张又不是那么一回事,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啊!
“哦?能得到刘大人的这般夸奖,是本公子的荣幸啊!”张一脸微笑的看向刘兴堂,丝毫不畏惧他。
“暂且不说张公子你会不会修行,单单凭借你的这番气魄和你的言谈举止,刘绝对不会是传言所说的那般废物。”刘兴堂发现自己活了数载,第一次因为一个年轻人而感到心惊了,他眉宇间凝重之色愈来沉重:“可是,你的之前所作所为,给世人看来又是多么的让人失望和厌恶。这么做,你有何好处呢?”
不知不觉间,刘兴堂不再讨论入赘之事,而是谈论到张身上了,现在得刘兴堂对传说臭名昭著的张很是感兴趣。
如果一个人放着原本该有的荣誉和势力不要,而是一直隐忍,扮猪吃老虎,哪怕为此背负所有的骂名,也甘愿在黑暗中观察一切,那么这个人就是一条潜龙,一条随时可以一飞冲天的龙,只是他想飞的更高,所以在隐忍。
最最最可怕的是,眼前的儒墨淡然雅的张很有可能就是着众人,想想便让刘兴堂紧紧地绷着心中的弦难以放松。
刘兴堂知道,张从七岁开始便在京城之中四处惹事,要么就是流浪于红尘烟火,要么便是带着家中侍卫欺负世家公子,也正是因为这样,才打响了张的纨绔废物名头,令京城之中各大势力闻风而逃。
但是此时此刻的张却犹如蔚蓝的大海,深不可测,尤其是他五行之中不带有任何玄力的气魄更是让刘兴堂为之颤抖。
如果张纨绔废物的影响是他自己故意做出来的话,那么,他至少从七岁便开始了谋划,足足隐忍了十年,迷惑了天下的所有人,包括金殿之上的皇帝。
想到此处,刘兴堂心中更是震惊的捏了捏手心的汗,后背更是泛出了一丝丝寒意,暗自吸了一口气,内心忍不住的惊颤道:“若他真是我想的这般,这孩子也太妖孽了,以后必定是人中之龙。”
刘兴堂暗暗地吞了一口喉咙的唾液,不动声色,强装镇定,但很明显,眼中的凝重之色出卖了他,早就被细心的张发觉到了。
“我张家满门忠烈,父亲张承军年轻轻轻战死疆场,几位叔叔也相继离去,五叔张远更是在守卫龙谷关的时候全身瘫痪。”
张面色陡然冷峻,语气沉声道:“从那时开始,本公子就是张家的唯一继承人,有太多的惹你不想我成长起来,巴不得本公子早些从军,战死疆场,如果是李大人你是我的话,你愿意向世人证明自己可以修炼吗?”
“当年的张家人才济济,无人能及,朝堂之上军权张家手握一大半,更是有君**赖,民间更是流传张家五虎在,山河在的童谣,自然也压得许多家族的光芒。”刘兴堂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轻语道。
“既然如此,那么本公子为什么要傻傻的表现自己,最后年纪轻轻,战死在战场之上呢?倒不如当一个放浪不羁的纨绔子弟,整天吃喝玩乐,随了一些人的心愿,也省的许多人心怀不轨的对付我。”张轻轻一笑,笑容之中多了些许深意。
霍!!!!!
闻言,刘兴堂感觉自己出门被马车狠狠地撞了一样,眼眸急剧收缩的闪过一丝丝惊慌。
他………真的……是装出来的?……………
张七岁开始,便展现出一副败家纨绔的样子,就是为了迷惑天下人,让自己脱离众人的视野,隐藏在黑暗之中蛰伏。
可是,当年的张家风头正盛,一个年龄只有七岁的孩子怎么会有如此心性?又怎么会能够忍受世人十年的嘲讽和谩骂?
这尼玛也太可怕了。
刘兴堂再次看向张时,发现张整个人都被一层厚厚的纱布遮住一般,神秘至极,隐忍十年,即便背负骂名,也没有一丁点的破绽露出。这真的…………是人才啊!
刘兴堂打心底感觉到丝丝恐惧了,张家的公子竟然有如此深的心性与毅力。这绝对是天玄国最最最为恐怖的年轻人,没有之一。
“十年的隐忍,没有透露出半点风声,甚至要不是这次入赘的事情。恐怕张还没有打算出现在众人的视野。”
刘兴堂心里有一丝的疑惑,然后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望着张道:“你爷爷可知此事?”
“刘大人怎么这般愚蠢,若是我爷爷知晓此事,会在几天前你去我张家找说法的时候满脸赔笑来恭维你吗?”张嘴边露出一丝丝笑意,甚是邪魅。
嘁————
是啊!若是张镇国雪藏张的话,他会这样吗?以他张镇国的性格恐怕不会给我任何好脸色看,哪怕是闹到圣上那里。
刘兴堂脑海中不断的思量着这些年来张所发生的事情,突然感觉一股窒息之感蔓延全身,彻底的愣住了。
张
不知道此时的刘兴堂心中的波涛汹涌,不然他肯定尴尬的一比,自己才重生过来几天,以前的“自己”那不是装的,那是真的废物啊!不然谁能做那些偷小姐肚兜,等等散尽天良之事。
“你………当真是张家公子?”刘兴堂深吸一口气,胸口微微起伏的说道。
“当然了,本公子的纨绔名头,在京城之中,可谓是臭名远扬了,难道刘大人你不知道吗?”张轻咧了一下嘴,富有深意的看着刘兴堂,反问道。
“靠……………”刘兴堂破口一声粗话,随即慢慢平复自己的心情:“世人愚昧,唯你独醒,包括老夫在内,世间的所有人都被你骗了,张公子真是好手段,虎父怎么会无犬子,不愧张家儿郎,老夫佩服啊!”
“刘大人客气了。”张从刘兴堂的话语中似乎猜到了一些东西,肯定是认为自己从小就装疯卖傻来迷惑天下人。
对此,张不做任何解释,越是这样,就越神秘,和他刘兴堂谈判的筹码就越大。
“不过就算是张公子你心智如妖,耐性高于常人,但似乎张公子你空口无凭,怎么能让我信服呢?”刘兴堂不愧是混迹官场数十年的风云人物,很快便从之前的惊诧中脱离出来,肃穆郑重道。
的确,张一直再言语表现,从始至终并没有展现一点实力,又怎么会让刘兴堂这个老狐狸信服呢?
“既然如此,那么本公子便如了刘大人的心愿了。”张依旧保持着风度翩翩的儒雅模样,仿佛天地都不能动摇他。
随着张嘴角的微笑渐渐消失,一股浓浓的萧瑟磅礴的玄力,从它身体里涌现出来。
轰!!!!!
霎时,灵动境六层的气势从张体内迸发而出,整个刘家的大厅充满着凌厉的气息。
“卧槽。”
刘兴堂心中仿佛有万千蚂蚁在爬动,双眸更是睁的,充满皱纹的脸上露出多年未见得羡慕嫉妒之色,为何自己家里没有如此优秀之人。
他刘兴堂,彻底震惊了。
若是知道灵动境六层的张可以越阶挑战,恐怕刘兴堂都能撞墙撞死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