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叔侄对话,重振张家 全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 圣帝邪尊作者: 一根火腿字数: 2838更新时间: 2020-03-26

张传授了二十少女前世的《玄水决》,前世自己还未修成大帝时从一圣道境强者墓中偶然所得,应该算是上等了。
而后张便将十六名少女安置妥当,又让府中的丫鬟不要声张免张镇国知道。
实则,张镇国早已一清二楚,包括他在百花楼的“事迹”也略有耳闻。
午后,张便来到客人用的厢房。张驻足门外,便听到宛转悠扬的琴声,余音袅袅,心旷神怡。
琴声之中,如泣如慕,如怨如诉,诉尽了一个风花雪月般女子坎坷的前半生。
“真乃可怜人也。”张不由感叹。
张可晴听见来音,停下纤纤玉手,一袭白裙起身微侧,红唇轻动道:“公子,你来了。”
对于张可晴来说,张算是她一生的恩人,她欠的情,此生无论如何都还不完。
“嗯,来问问你想不想到一个全新的地方过完一生。”张柔情似水,面对眼前的可怜儿,他总是尽力帮她。
“公子,你不要晴儿了?”张可晴含情凝睇,泪水涌出美眸,哗哗大哭。
“怎么会呢,我就是问一下晴儿姑娘的意愿,如果你想我可以帮助你离开。”张语重心长地认真说道。
“公子折煞晴儿了,人生苦短,如萍浮一般飘忽不定,最后默默无闻的离开人世,倒不如跟随公子左右,活的开心快乐。”张可晴抹了抹秀脸晶莹的泪珠委屈道。
“好,那你以后就做我的丫鬟可好?”
“全凭公子做主。”
对于张可晴,张可以说是对她有再造之恩,而且,期望问是蛮大的。
张传授她《玄水决》之后,便又传授了《浮生琴》武技。殊不知,张这一举动造就了以后的“琴仙”。
回到书房,张便开始了枯燥的修炼。
“今日,便突破灵动境五层吧!”
张盘膝而坐,《阴阳决》运转,房间外灵气形成漩涡朝张所在的房间汇聚。若是有外人在此,必定为之所震惊,这可是灵轮境修炼所有的征兆,而他一个十六岁的少年是如何引发的?
房间之中的专注于突破的张丝毫不知外面发生什么,他体内玄力翻滚,充斥着浑身细胞。
夜,悄悄来临。张缓缓睁开疲惫的双眼。终于灵动境五层了,现在的他动用全部实力可以抗衡灵动境八层的强者。
门外传来一阵阵嘈杂的脚步,“少爷,五爷请你过去一趟。”来人正式常年服侍无数张远的贴身侍卫。
“好,我随后就去。”
张叫退侍卫后无奈苦笑,昨晚百花楼,呵斥秦家公子,萧家公子,强行带走张可晴的事情,应该是传到了五数张远的耳中。于是,张远便差人前来请张过去。
月,皎洁明亮,映衬着世俗的黑黑点点。
寂静萧条的静心院出现了张孤立的身影。
静心院,张家张五郎的住所,张称之为五叔,他虽然常年修养静心院,但是对于外界的事情却是了如指掌。
“五叔,这么晚了不休息吗?”张走进房间对着躺在玉床上的中年男子鞠躬道。
岁月在男子脸上刻满了绝望,那一道道沟壑的额头暗示着愁绪千万,原本满头的黑发也有了一丝丝发白,浑浊的双眼印证了男子的凄凉的内心。要知道他,才三十一岁,正是男儿保家卫国的大好时光。可惜,一次次地邀请名医,一次次治疗无望,岁月早已抹平了他的雄心壮志,留下的只有千疮百孔的身体,他放弃了。
“你小子,真特么会给老子找麻烦,前些天刚被秦家,萧家那两个小子打了,昨天就让他们吃瘪了。厉害了,我的捣蛋侄儿。”张远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嘴角挂着一抹让人心悸的笑容。
他………笑了,五年了,爷爷找了无数次方法来逗乐眼前的张远,他从未笑过。今日,因为张让两家世子吃瘪的事情居然笑了。
“都……是小事,不足挂齿。”张面对从小呵护自己长大的五叔,根本没有心思找理由搪塞,只能咧嘴轻笑答应着。
“哦?感情在我侄儿眼中,这是小事情啊!”张远眉头一皱,似乎被气的冷笑道:“是不是当众拆了百花楼的面子,强抢那批美人,甚至是抢了人家百花楼的花魁晴儿姑娘才算入得了你张张的法眼呢?”
“………………”张张了张嘴,无力反驳,内心更是尴尬难以形容,感情五叔不是因为我斥退秦飞扬萧合那两个家伙高兴的。
“那是我花钱买下来的,不算抢,不算抢。”张尴尬赔笑道。毕竟张远是家中长辈,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他都应该恭敬回答,不能乱了礼仪。
“嗯?”张远沉吟了一下,瞪大昔日令无数敌军闻风丧胆地双眸,怒气侧漏道:“你潇洒快活了,让别人替你买单,抢了人百花楼晴儿姑娘都不给钱,张公子你果然霸气啊!一次性得罪了多少势力啊!”
“这个,五叔你……放心,我办事有分寸。”张迟疑一会儿,抬头回答。深邃的眼眸充满信心。
“分寸?。”张远直接忽略他眼眸之中的信心。自己面前这个侄儿,几斤几两他心知肚明。张远直接压不住自己心中的怒火,面红耳赤脱口大骂:“你和混小子要是知道分寸,会让我张家仇敌遍布京城吗?你小子要是让老子省心能天天去寻花问柳?你小子要是有点上进心,你爷爷能头发白的那么快吗?”
张远痛骂一顿后,不停地,双眼直盯着站在眼前的张,便闭上了双眼,心中的苦难以诉说。
静,落针可听。
一股压抑的气息瞬间蔓延四周,张的嘴唇微微滚动动了几下,他很想向眼前的五叔道个歉。张家若不是有着爷爷和眼前这个五叔顶着,他又怎么会活到现在安然无恙呢。
张张了张许久没张的嘴准备道歉。却发现那几个字总是卡在喉咙说不出去。按照五叔的脾气,如果说了道歉的话,他恐怕会更生气,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不必道歉。
“五叔,还请你相信行儿。”
张憋了半天只好抱拳行晚辈之礼,说了这句话。
如此这般,张远仿佛看到了,当年的哥哥们,哪一个不是说了豪言壮志,洋洋洒洒的上了战场,最后只有自己侥幸留下了残烛之躯。
“啊!”张远合上双眼,不易旁人察觉的将蠢蠢欲动的泪水憋了回去。沉声道。
“五叔,孩儿在。”张感觉到张远的情绪变化,连忙应声答应,生怕惹怒了张远。
“我张家满门忠烈,为天玄国镇守国门,驰骋疆场,曾经多么风靡一时,如今,就只剩下你了,你肩负着重振我张家辉煌的使命,可不要再胡闹了,可以不?”
张远紧紧的闭着合上的双眸,似乎想起了自己金戈铁马,战场杀敌的英姿飒爽,他恨自己没用,成为了一个废人。曾经的他,是名震天下的大将军,万人敬仰。如今,是深居不出的张家废物,又是何等的折磨,或许,如果没有张在,当年战场之上,他就会忍受不了屈辱自生自灭了吧!
“行儿………明白,五叔切莫生气。”张紧紧握着拳头,看着面前张远阴郁的脸,心中心酸苦楚。
“明白就好,回去吧!”张远看起来疲倦道。
“是,五叔。”张张了张嘴,不知道怎么和敬重如山的二叔说话,嘴里最后蹦出了一句话来。
张出了静心院,缓缓回头,抬眼望去,暗自握拳,喃喃自语道:“二叔放心,有我张在,张家不会倒。”
紧接着消失在黑暗中,独留高悬天空的明月。
张回到自己的房间内,慢慢调息凝神,而后眼眸中透露一道精光:“明天,便要去刘家会会那个刘尚书了,今夜,便突破灵动境五层吧。”
张知道自己的时间很紧迫,若是明天拿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恐怕刘家便会立刻发难,让其入赘,这对于一个前世是圣帝的张来说,绝对是不可能答应的。
昔日的帝道境强者,娶一个世家的大小姐,怎么说都是他刘家沾了光。可在世人看来,自己依旧是个纨绔无知的家族子弟,让张入赘,还是看在将军府多年为天玄国效力的功绩上。
张眼皮微微抬起,双眼迸发出一道耐人寻味的目光。
“明天,就让你刘家对我重新定义。”
紧接着,便开始了修炼。
夜,无声的蔓延着整个京城。
世界静謐,劳累的人们开始了休息,迎接着充满未知的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