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这些少女本公子要了 全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 圣帝邪尊作者: 一根火腿字数: 3746更新时间: 2020-03-26

张端美玉雕琢的酒杯轻抿一口。
“行了,别看了,看你那没出息的样子,有了实力什么样的没有,要是真的想随心所欲,抓紧找一个女人娶了就完事了,你爹绝对不会管你。”张拍了一下刘胖子的肩膀。
“你怎么和我爹一样,我才不那么早入坑,天下之大,我才不娶妻生子,我有了孩子。我爹还能给我钱浪?还不得把我送进军营受罪,而且,让我盯着一个女人,我可受不了,我老爹早点归天就好了,我可以日夜笙歌,岂不快哉!”
刘胖子意犹未尽的直勾勾盯着远去的窈窕少女,咬牙切齿道。
“………………”张不得不佩服刘胖子奇葩的想法,为了自己快活期盼自己老爹归天,也算江湖怪才了,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懒得搭理这个货,继而将目光停留在台上花溪凤的身上,内心不由做出判断,这个女人不简单。
“各位,台上的这些少女便是我从天玄国和周边国家挑选出来的少女。”随着花溪凤拍了拍的手掌,台上一道道纤细的身影被百花楼侍卫押了上去。
清新脱俗的少女高达三十几个,比以往每月二十个的数量多了十几个。张心中多了些满意,毕竟多一个人自己以后的力量就越大,至于将军府的力量,还是留给老头子自己玩吧!他看不上,他需要一股全新的势力屹立于不落大陆,叱咤横行。
台上这些少女无不五官精致,具备芳华绝代的佳人之姿,她们年纪最高十六,最低十二,一件一件华丽的丝衣披在身上,增添了几分空灵之美。
“今天的少女怎会如此秀丽,比以往的姿色都要胜过数分。”大厅之中的年轻公子哥议论之声嘈杂起来。
台上的少女来自天玄国各地,初来京城却是以此方式,她们都是乡间的穷人的孩子,哪里见过如此富贵堂皇的世面。
站在令人屠宰的拍卖台中间,寒风略过,瑟瑟发抖。担心,畏惧……………从她们的楚楚可怜的眼神中透露出来。她们眼神匆匆扫过台下,然后又低下了头,等待命运的安排。
张感觉到众人的内心想法,又看了看台上的少女们,本来的风平浪静的内心荡起了一丝丝涟漪。
前世,他乃一界散修,幼时也曾和他们一样,无人疼爱,他做过杂活,偷过富人的钱,被无数人打骂过,忍受无数寒冬的酷寒,他就是一个不为人所知的小人物,没有人在意他的身死,没有人给他一丝丝施舍,直到后来偶然获得机缘,踏上修行之路,才没有潦倒死去。
而今,张看到台上的少女们,心中突然一紧,仿佛看到了前世的自己,体会那种希望有人帮他而总是被无视的绝望。他想帮助一下她们,至少,留有一些尊严。
“众位公子哥,这些少女可都是洁白之身,相貌上乘,天赋更是不错。”
花溪凤一双丹凤眼使劲向台下使眼色,推销自己的“产品”,台下众人春心荡漾。
看着台下众人的热情高涨,自己的营销手段目的已经达到,花溪凤红唇初开,轻语而道:“今日,百花楼将这三十八位少女全部供大家竞拍,价钱高者优先。”
在这个弱受强食,毫无生存法则的社会,人也能用来圈养拍卖,着实可怕至极,张顿生同情。
“既然这样,花姐姐,那个少女我要了。”一个激动是公子哥直接跳起来指着其中一名红色长裙的少女。
“庄公子别着急,咱们按部就班来,不能坏了规矩。”花溪凤向说话的公子哥赔笑道。声音略带一丝寒意,警告着他不要坏了百花楼的规矩。
众人当然听出其中的警告,也继相乖乖闭嘴,不敢造次。
“今天这些少女哪一个不是再在座的所想要的,大家公平竞争嘛。”另一名胆子稍微大一点的公子哥转动眼睛连忙活跃一下气氛。
“就是,哈哈哈哈。”大厅中响起了轻声笑语。
突然,一道威严的声音打破了在场众人的欢笑,令众人惊呆不已,令花溪凤尴尬不已。
“苏姐姐,这三十八个少女,本公子全要了。”
张语出惊人,晴天霹雳般地愣住寻乐子的公子们。
本来张不打算这么引人注目,招惹是非的,就是打算选十几个资质上乘的少女然后带着张可晴离开就好,可是看着这些少女,张想到前世的自己,如果自己没有修炼的机缘,恐怕早已成为苍茫尘世的一粒尘埃,被人忽略。所以今生的张想提前给她们个机会,不然恐怕就会被人折磨至死吧!
“张公子真是爱开玩笑。”花溪凤嗔笑地连忙打圆场。“看起来,张公子心中早已迫不及待了呀,那好,便由张公子先挑选几位美人,大家肯定没什么话说吧!”
“张公子,风流倜傥,挥金如土,称我辈之楷模理应让张公子先来,我们心服口服。”有人心里担心这个纨绔子弟闹事立马拍起了马屁,众人紧跟着附和恭维道。
可惜,张是谁,前世的圣帝,今生的将军府继承人,又岂会被几句马屁话而弄晕了头脑。他缓缓站起来,慢慢走向拍卖台上的花溪凤处,深邃如海的目光直盯着花溪凤沉声道:“我说,这些少女本公子全部要了,花姐姐听懂了吗?”
霎时,空气凝固,全场寂静。
诺大的百花楼因为张的一句话陷入了寂静之中,众人傻眼,刘胖子一个踉跄差点从椅子上滑下来。
我日,这玩的有点大了吧!刘胖子表情呆滞,肥胖的身躯颤抖,大哥,这次你这相当于断人钱财啊!而且一下子得罪当场京城各家公子,他们联合起来咋搞。胖子心情如焚,既无奈,为张担心,这个老大着实是牛逼轰轰的。
花溪凤刚刚一直打圆场就是在给张找台子下,希望张不要太过张扬,不曾想张依旧如往昔一般霸气凌人。
花溪凤脸上强惹笑意,他凝视张深邃如渊的眼眸,沉稳而又霸气,看似明朗却又看不透,缺少了以往孩童般的玩意,花溪凤心中一阵寒颤。
一个一无是处,毫无修为,只知道惹事生非的废物,怎么会让常年居于上层社会的她心中有无法抗拒的担忧呢。
花溪凤暗中掐了一下自己,摒弃心中的害怕,的说:“肯定是姐姐我哪里招待不周,让张公子不满意了,来人,拿酒来,姐姐敬公子一杯,权当是赔不是了,希望张公子不要和姐姐计较。”
很快便上来一个花枝招展的侍女端着玉制的酒杯走上了拍卖台。
“张公子,姐姐先敬一杯,还请公子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姐姐的招待不周。”花溪凤连忙拿起酒杯对着张喝了下去,一缕清香的美酒从红唇缓缓躺下,滴在了高大的白胸前,勾人心魂的让许多人直流口水。
常年混迹上层社会的花溪凤早已对各种突发情况随即应变,并立马应对,不然,她也不能够做上这京城繁华的百花楼的明面上掌舵人,不得不说,她实在高明,三言两语便把张所有的行为引到了自己的招待不周,继而陪酒道歉,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果真是一部好棋啊!
但张,前世的他什么没有见过,这点小伎俩就想蒙骗他,又怎么可能呢?还当他是之前的那个废物吗?
“花姐姐,本公子可没有和你开玩笑,这些少女本公子可都要了,你开个价,本公子可不赖账。”张再次强调,并加重了语气,表明自己的态度。
花溪凤风韵脸上的笑意逐渐消散,一抹抹凝重之色取而代之,她眯着双眸直视张,胸口微微颤动好似在压制自己的怒火,一想到背后人的告诫,她冷漠扫视大厅之中,轻笑道:“张公子,就算我百花楼让你带走这少女,可在场的公子们也不会答应的吧。”
没办法,以百花楼的势力压不过张,花溪凤只好借助在场众人的势力来对抗张,自己正好置身事外。
如果张真的要强行带走所有的少女,恐怕在场的人有一个算一个也能一块和他翻脸吧。
“张公子,此事恐怕你不能全部带走了,如果你洋洋洒洒的带走这三十八个少女,我等不是白来一趟了吗?”场中立马出现了一道道不满的声音。
“不如张公子你挑走一半,剩下的给我们寻寻乐子也好。”另一名公子立马想了一个稳妥的办法。
张听着众人的阵阵言语,不由地轻蔑的笑道。
他转身扫视在场众人,单手轻负于背后,对着自己熟悉的声影道:“秦飞扬,萧合,还记得我们打过的赌吗?”
之前秦飞扬在张那里碰壁以后出来便见到了萧家公子萧合,两人从小玩到大,可谓是臭味相投,经过一番商量。他们决定留下来一块整死张。
两人听到“赌约”后,不由打了个寒颤,额头上泛起清丝,内心甚是慌张,嘴角上挤出一丝丝微笑。
赌约便是谁能够刘家,调戏刘家千金,谁便叫他爷爷,几天前,张为了这个赌约当着他们的面拼死调戏,而后便有了自己被他两打死,刘尚书光临将军府之事。
“如果你们不记得了,本公子可以为你们提醒提醒,回忆回忆。”张看着两个老奸巨猾的狐朋狗友撇嘴笑到。
那个赌约,怎么说的出来?如果说出来了秦飞扬和萧合恐怕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哥,你是我们哥,别说了,我们都记得呢?”霎时间,萧合立马恭敬鞠躬认怂。
秦飞扬哪里还有之前的架子,连忙恭维了起来“我都记得呢,哥。”这件事给他秦家知道了,他爹估计能打断他狗腿。
张无奈道:“既然你们叫我哥了,那哥哥我带走这些少女有问题吗?”
“没问题,当然没有问题,谁要是说有问题就是和我萧家过不去。”萧合的眼眶都红了,憋屈的要命啊。
“对。我哥要了这些少女,要是有人不同意,就是和我秦家为敌。”秦飞扬也跳起来说道,没有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秦家,萧家,刘家,曹家还有他张家可都是货真价实的金城武大家族,权力滔天,有两家公子都表态了,刘胖子和张是一块前来,有四大家族表态了,在场的众人谁还敢说有问题呢?
花溪凤媚眼直瞪,难以开口。本来她想让张知难而退,结果却成了现在这般模样,到底怎么回事呢?花溪凤内心疑惑苦笑着。
“苏姐姐,你看他们都表态了,其他人不说话也都默许了,苏姐姐你可否答应呢?”张转身看着瞠目结舌的花溪凤邪魅一笑。
花溪凤愣住几秒,随即苦笑:“这…………既然张公子你都这么说了,姐姐我再不同意,就是为难你了,不过这价钱方面嘛,张公子你可不要欺负我这个弱女子呦。”
“花姐姐放心,既然他们都叫我哥了,那么钱自然是由我这两个小弟出。”张点了点头,然后恶意地看向秦飞扬,萧合。仿佛在说“你不叫我爷爷,那么我就收些利息。”
…………………………
众人皆是一脸懵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