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刘胖子 完结版在线阅读全文

小说: 圣帝邪尊作者: 一根火腿字数: 3424更新时间: 2020-03-26

清晨的空气格外清新,张吐纳一夜,最终突破到灵动境四层,实力比起昨日自己休掉的破鞋曹颜兮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镇国将军府演武场,张全身载满重物气喘吁吁的训练。跑步,体能…………
前世作为一名帝道境强者的他深知练体的重要性。一名修炼者的境界极高,如若不练体,实力也会大打折扣,华而不实。在不落大陆上,无数的人为了修为的提高走上了歪路。
而张这一世身具神阶道体,比上一世自己苦苦修炼的帝道之体更强。只要利用合理,将来必定如日冲天。
遍布他的全身,汗水和泥水混在一起。唯一让人看的清的只有那一双深邃有神的双眼,暗示着他坚持的决心。
府中的下人们都怔住了,平时的少爷日上三竿而起,然后把府里掀个底朝天,府中哪一个下人没有受这个小魔头捉弄。
书房之中。
“老爷,少爷今天早上便早早起来在演武场习武。”
易伯迈着蹒跚的步伐,激动的冲进书房禀告张镇国。毕竟跟随张镇国数十载,作为将军府起起落落的见证者。他仿佛又看到了往日的辉煌。
“什么?”
张镇国一如往常的在书房练字,墨纸上的张字最后一笔,潦草收尾。原本栩栩如生的字体黯然失色。
“这混小子又要搞什么鬼,怕不是又有什么鬼点子了吧!”张镇国没好气的诉说。
张的无恶不作,荒诞无稽的纨绔形象早已深入将军府所有人的脑海,包括这个半入黄土的老人。
他曾寄予太多的厚望在张身上。希望多了,失望也就多了,久而久之,张镇国只希望这个孙儿能健康成长,别无他求。
演武场上张累的躺在地上。很久很久没这么过了。前世养尊处优,今生必定要走一遭久违的苦难。
张洗完澡吃完饭便一股脑的扎进房间里修炼,至于原本的哪些花花草草,图,早就让月儿给处理了,自己一个大男人天天收藏哪些玩意,想想就头皮发麻。
将军府门口的侍卫张三此刻愁眉苦脸的,每次小少爷张出门风流总会搞一下他们这些侍卫,久而久之,侍卫们便赌博谁输谁值班,接受张的摆弄,今天他输了,按照赌约,自己在门口值班等候训斥。左等右等就是不见小少爷张的踪影。
“难不成今天出去的?”
张三摇了摇疲惫的头。这样也好他就省的一顿暴揍了。
当他听到魔头张一天在书房之中时,感觉不可思议,这件事得立马告知老爷。
金碧辉煌的阁楼之中,张镇国得知之后健步如飞地赶往张房间。
一切稳妥之后,张镇国也相信了张举动。老人收起疲惫的面容,双眼变得炯炯有神。
“传令下去,行儿的事情升级为一号密令,如若有人泄露,杀无赦。”
张镇国思考许久,眼牟深处不由闪过一道凝重,沉声道。张所表现的行为或多或少的已经步入正途了。若是被一些和张家势不两立的权贵得知,必定会有无数的暗杀降临。到时候张举步维艰,这正是张镇国不想看到的。
“是。”
本该黑暗的天空之中多了一丝冷漠的声音。
张家死士,传说张家有七十二天罡,三十六地煞的守护者。他们不忠于任何人,只为守卫张家而存在,但也仅仅是传闻,没有人亲眼所见,因为见到他们的人都早已被阎王问候了。只有少数的几个人了解一点详情。
房间之中盘膝的身上毫无任何玄力波动的张缓缓睁开眼睛,嘴角微微上扬。果真我张家不是表面那么简单。其实张将修为巩固在灵动境四层巅峰时便没有再修炼,自从爷爷张镇国来了以后,他灵识早就将房间外的一切洞察清楚,索性就放弃了修炼。
他不想给自己徒增太多麻烦,爷爷张镇国知道自己废物了十几年的孙子突然能修炼了,怕不是要把他抓起来好好研究一翻了。
夜,拉开了天空帷幕。
“少爷,刘家公子刘富贵来了。”
刘家公子刘胖子,刘尚书的孙子,张的死党,曾经刘胖子与他比赛谁床上功夫持续的时间长,以一秒落败,最后刘胖子便死乞白赖做了张的小弟。他们两是有名的京城双色,臭味相投。整天无所事事逛窑子,被整个京城人唾弃。但唯一不同的是刘富贵天赋在京城中上层,但就是懒的跟猪一样,但凡用点功夫,也可以到达灵动境三层。
“老大,够牛逼的啊!敢调戏我姐。怎么样?占到便宜没?考虑做我姐夫不?”
刘胖子大步流星踏入房间上来给张一个熊抱。
刷——,张一闪而过。
“兄弟,你这体格和我这小体格一撞。我还能活么。”
张没好气的笑到。
“唐突,唐突了。”
刘胖子重达三百斤,一个抱过后,估计张也被揉虐死了。
“怎么样,我姐的手感如何?”
刘胖子猥琐的笑到。
“…………………”
张一阵无语,这是一个家族的吗?来找我不为自己亲姐姐找回公道,却问手感如何……………这尼玛也是个奇葩啊!
“算了,说不说随你。今天我来找你,百花楼来了二十位姿色上乘的童女,怎么样,要不要考虑去置几个回来玩玩。”
刘胖子啃着个苹果凑上来使媚眼。
“我日,滚滚滚,不是我说你刘胖子,你就不能花点时间修炼,整天沉迷于酒色。不怕身体掏空吗?”
“没事,我家壮阳补品多,不慌,问题不大。”
“……………”
“老大,咱去吧!在家你也没事干,看图不如去实战。走走走。”
刘胖子拉着张就往外走。
张心中一阵苦笑,这个奇葩,算了算了,就去看看。
“咳咳咳…………”
威严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张爷爷好。”
“爷爷。”
刘胖子鞠躬问好,张向张镇国打了招呼。
“这么晚了,出去干嘛。”
“出去办点事情,爷爷,放心,保证不惹事情。”
张说着直接溜了出去,刘胖子看一个人尴尬马不停蹄的紧追上去。
“又去惹事生非了,唉。”张镇国颇为无奈。
百花楼,京城第一的花楼,非达官贵人不能入内,甚至有钱人如果没有背景也不得入内,可以这么说,能够踏入百花楼的人,都是京城之中有头有脸的人物。
每隔一个月,百花楼便会从天玄国,以及周边的国家招收少女,以保证生意兴隆,来往的客人不会玩腻。
今日,便是百花楼又一次补充新人的机会。京城之中很多公子哥都会去一睹风采,甚至可以买两个心怡的姑娘做暖脚丫鬟。
“百花楼”对于这个地方,一向风的张和刘胖子可谓是轻车熟路,毕竟也投不少钱,上过不少妞。可以说的上是常客了。当然,有的时候也是去惹事生非的。
“就玩玩?”
“快点吧!老大,再晚一点连碴子都不剩了”刘胖子兴奋至极的拖着张的袖子,恨不得立马飞奔过去,欣赏少女们的风采。
“急个屁,老子是谁。有人敢跟我抢?”张扯开衣袖,不急不躁的行走。在京城,除了当今圣上和家里的老头子,还真没人敢顶他,曾经的他可是连太子都敢打的主,谁敢惹?
“也是,有老大站在这里,买回去的姑娘,都能让他还回来。不急,不急。”刘胖子尴尬的,连忙拍马屁,紧跟其后。
当年,百花楼中,兵部尚书李大人的公子,因为穿的衣服和眼前这位哥的衣服差不多,人家直接叫随从上去就开打,然后说了句,以后,我碰的女人你都不能碰,否则,见一次打一次,要知道,百花楼之中,姿色上乘的姑娘,张业算是都碰过,没碰的估计也就歪瓜裂枣。这等于在向李公子说,以后百花楼你别来了,否则见一次,打一次。还有打太子那就更牛逼了,随便抖出来两件,整个京城都没人敢做。
当初哪一件事情不是闹得沸沸扬扬,可是张不是好好的站在面前吗?可以想象出张家是有多大的能量了。所有人可以不给他刘胖子的面子,但是张的面子还是必须给的,不然百花楼被砸了,它背后的人物估计得掂量掂量手中的筹码够不够和他张家玩的了。
张瞥了一眼咧嘴笑得刘胖子,猜到刘胖子的心里的小九九“走吧!”
“得嘞!”刘胖子屁颠屁颠的跟上了去。
百花楼,采一只花,魂不守舍。采十只,流连忘返。采百只,醉生梦死。
京城,繁华无比,百花楼处在京城最繁华的地带,来往皆是有钱人。张和刘胖子乘马车穿过无数的街道来到百花楼地界。
此处街道,满地金银,街道上金银做的豪华马车,来这条街上游玩的人,大多达官贵人。
百花楼,三个金子做的牌匾,高高的挂在直入天穹的阁楼之上,气势磅礴。
抬头远眺,百花楼院外刷红漆粉墙,外加绿柳轻垂,清风吹来,柳枝翩翩起舞,迎衬着红色灯笼的的光亮,五彩斑斓,不似凡间之景。
“老大,麻溜,别在门口赏景了,那点破景色也不知道看了多少遍了,腻死了。”刘胖子拉着张的手臂匆匆忙忙的冲了。
张一阵苦笑,任由刘胖子拉扯。
“张………张公子来啦。”张刚踏进百花楼的大门,门口迎客的浓妆艳抹的侍女惊慌迎接道:“张公子,刘公子,里面请。”
刘胖子看到惊慌失措的姑娘,立马向张坏笑,似乎在说,你看看,你看看给人家姑娘吓的,你真是罪大恶极。其实姑娘是被他两吓的。
“张公子。”
百花楼大厅摆放数百个精致奢侈的桌椅,铺着金丝制作的地毯,大多数正在调情的公子哥纷纷转头望向了门口,皆是打了个机灵问好。
很快,一位妙龄少女朝着张走来,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脆音绵绵道“张公子,刘公子,请随奴婢入雅阁。”
张漫不经心打量了眼前的姑娘,回应道:“嗯。”
刘胖子在张身边有些被忽略掉,但是他没有丝毫的不满。毕竟,张的事迹可谓是人尽皆知,他被忽略很正常。
无数人的注视下,张跟着妙龄少女上了顶楼的雅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