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曹家来人,一封休书 大结局

小说: 圣帝邪尊作者: 一根火腿字数: 3343更新时间: 2020-03-26

少年,一袭白衣,出现于客厅,邪魅一笑,亦正亦邪。
不仅仅刘尚书诧异,包括张镇国,易老,整个客厅的人都是一愣。
眼前这个少年,在他们印象之中一直是畏手畏脚,唯唯诺诺的,只有在外面和同辈之人风流之时,才显得嚣张至极,仿佛老子天下第一一般。
“行儿,你出来干什么,你身上的伤还没好,快回去休息。”
张镇国脸色匆忙,连忙向张使眼色,示意别在这个风口浪尖顶撞刘尚书,防止到时候圣上偏向张家都无计可施。还有就是他出来,顶多再被刘尚书骂的狗血淋头,毫无作用,赔偿他刘家加倍罢了。
“爷爷请放心,孙儿并无大碍,这件事情是孙儿自己惹的,请爷爷相信我,交给孙儿处理便好。”张拱手鞠躬,这种小事放在前世,他都懒得处理,只要自己想,无数投怀送抱。
“你………好吧,你也长大了,该自己做主了。”张镇国双手紧握扶椅。
老人很欣慰,这么多年,那一件事不是自己和瘫痪在床的老五挡着的,这一次便随他去吧,至少只要我还在一天就没有人敢动他。至于以后,就靠亲家曹家了。
“老张,你特妈糊涂了吧!老子宝贝孙女被你家这扶不起的废物玷污了,你特么看不起我,把这件事交给你的孙子解决?”
刘尚书一阵狂骂,额头上青筋暴起。这么大的事情交给那个废物孙子处理,如果传出去的话,不被整个天玄国人嘲笑?
“刘尚书,如果你来是为了骂我是废物,又或者是来冷落我将军府的,那么好,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请离开我镇国将军府,如果你是来解决问题的,那么请注意你的言辞,万一在我将军府磕磕绊绊的弄点伤回去也不好。”
张晃动着手中的龙涎茶看着刘尚书,双目深邃明亮,一眼望不到底。嘴角微扬又尽显自信,自信中透露出自傲,一股气势磅礴的王者之气充斥于客厅。
“咦咦咦,这小子被打之后脑子开过光了?”
张镇国满脸疑惑,原本浑浊的双眼有了些许明亮。旁边的易伯也露出一些笑容。二人交锋仅仅一句话张便占得主动权,这对于官场横行的刘尚书无疑是一种无声的打脸。
“你威胁我?”
刘尚书老脸通红,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
“小子不敢,不过尚书你年过不惑,难免会步伐不稳。”
尽显威胁之意。
“阔草,张镇国你不管教一下你的孙子?”
刘尚书心中早已波涛汹涌,震惊不已,这是原来的那个废物吗?行为举止云淡风轻,言辞。不知不觉张在他的心中认知已经改变了,从他说“孙子”而不是废物的时候。
“刘尚书你别为难我爷爷了,我将军府人才凋零,爷爷所做的一切不都是为了我吗?所以将军府的主人是我,而不是我爷爷,我的决定便是将军府的决定。”
砰,茶杯落桌,张走到张镇国面前。
“爷爷是吧!”
客厅鸦雀无声,一切戛然而止。
“这,这就默许了。”(刘尚书心中想)
此时张镇国心中一阵乱骂,我去你姥姥的,虽然表面上支持眼前这个孙子,但这玩意却居然丝毫不给老子面子,等这件事结束之后看老子不扒了你的皮。
“好,好,好,好的很呐。”
“好了,刘尚书,小子之前言语不当,给您赔不是了,相信刘尚书你宽宏大度,肯定不会和我这个不知名的小子较劲的”张缓缓说道。
“什么好话都给你说了,我能说什么?”
心中早已一阵妈卖批,这不是典型的打了你一巴掌,再给你一块糖吃,让你无话可说,昔日我言他人,今日他人言我,可谓笑之。
“对于我轻薄你的宝贵孙女,刘尚书你认为该如何解决。”
张言归正传。
“你入赘于我刘家,当然我刘家会出相应的聘礼。不会亏待你丝毫。”
刘尚书坚决不让步的说道。
“绝对不可能,除非我死了。”
原本一边的吃瓜群众张镇国火急火燎喷了出刚喝的茶。虽说现在张不像以前那么木讷。但也害怕脑子开光过头答应下来。
“可以。”
张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
“……………”(张镇国此时爆。)
“好”(与此同时,刘尚书快速答应,生怕对方后悔。)
“不过,条件需要改一改。”
张摆手示意张镇国别打断,并给了一个你放心的眼神。
“怎么改,聘礼方面我会办的风风光光,丝毫不差你放心。”
“刘尚书误会了,我的意思是你的宝贝孙女嫁到我将军府,聘礼方面我将军府也丝毫不会差的。”
张面透职业假笑。仿佛看光了刘尚书的身体。
“你疯了?姑且算我同意了,那曹家怎么办,你同时和我刘家,曹家千金订婚,将来谁做大?你愿意得罪两个家族,你入赘到我刘家,有你轻薄我孙女的缘由,可谓明正言顺,有圣上撑腰,我孙女嫁到你家,你可难办呐。”
刘尚书一副看戏的眼神,狡猾的笑着。
“老狐狸,就知道你会这么问。”张心想。
“至于怎么解决,就是我将军府的事情了,刘尚书不必多想,有一点你可以安心,你的孙女是我明正言顺的妻子,从今往后我会真心对待她的。”
至于曹家,从小订的娃娃亲,十五年前我张家风头正盛,天玄国乃至整个不落大陆人尽皆知。无数人前来上门提亲,门庭若市。曹家老家主年轻时救过张镇国一命,张镇国为报恩才订下娃娃亲,待我张家满门继相死于战场,曹家冷眼旁观,未曾提起婚约之事。现在更是没有丝毫交集,相信是快要毁婚约了吧。
“呵呵,口头上的说话谁能信,况且是你这个说话跟放屁一样的纨绔子弟。若嫁到你家,怎么解决,我必须知道。”
刘尚书冷嘲。尽管现在张脑袋灵活了,但他相信,这种大事凭借张是解决不了的。
“老爷,曹家老家主曹云金登门拜访。”
一丫鬟小碎步的进大厅禀告。
“刘尚书,我这就给你个答复。”
张诡异一笑,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老张,老头子我携孙女登门拜访来了。”
来人正是天玄国五大家族排名第五家族曹家老家主曹云金,此人尖嘴猴腮,双眼充满血丝。张一眼便看出其活不过两个月。
“原来是老曹来串门了啊,来来来,我让后厨备菜,咱兄弟两好好把酒言欢。”
张镇国起身相迎。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曹家来意,但张镇国内心总有些许期待,这可是张最后“救命稻草”。
“不必了,老兄,此时前来拜访,是为了兮儿和行儿快到成亲之事。”
曹云金尴尬道。他难以开口,毕竟那么多情分在那里,但是张臭名昭著,张家的辉煌早已过去,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谁还不蹦个好前程呢?
“好,那咱们哥两详谈。”
张镇国心里咯噔一下,知道不妙,但还是强忍笑意恭维。
“不必了,张爷爷,今天我来就是把话说明白的,我与张的婚约是老一辈订的,并非我愿意,如今张那个废物,天天青楼赌场活的宛如街头混混,此时我们前来就是退婚的,请你张家拿出婚书。我曹家拿出三阶丹药血莲丹补偿毁约之过。”
曹颜兮冷漠嘲讽,丝毫不顾及张家颜面。
“这……”张镇国瞬间老了许多,佝偻的身体暗示着这个老人坚强。无奈,不甘,遗憾,流露出来。
“兮儿,你怎么和张爷爷说话的。”
曹云金面色严肃。
“哼,我凭什么道歉,这本就是事实,他张一辈子废物,我现在灵动境五层,终归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配的上我曹颜兮的只能是修为极高,洁身自好的公子。”
曹颜兮瞪着那双恶毒的眼睛。
“抱歉啊,老兄,小女说的有些过了。”
曹云金连忙赔不是。
“哈哈哈哈,怎么样,刘尚书,问题解决了吧!我们能继续聊下去了吧?”
一切都在张预料之内,此时的他在刘尚书的眼中早已多了些重量,这绝对不是一个十六岁的孩子的逻辑推理。没错,他有些心动了。
“哼,张废物,别在这招摇撞骗了,你我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不必在这逢场作戏,吸引我的眼球,你不配,我这辈子都不会和你有任何关系的。”
“易伯,把婚约拿上来。”
张严肃的威严声让人顿生寒意,在场众人无不打颤。放在前世,估计早就血流成河了,圣帝一怒,伏尸百万。
“曹颜兮你记住了,不是我被你嫌弃,而是我张休了你。从今以后,你曹家与我张家毫无关联。”
说完张行云流水在婚约上写了个休,扔了出去。
“滚。”
“阔草,你个废物摆什么架子,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狂傲。”曹颜兮大骂。
“兮儿,不可造次。”目的达到后的曹云金及时制止。
“老张,抱歉了,小女管教不严。”曹云金说着拿出了三级丹药雪莲丹。
“滚。”留下的只有张镇国的怒火。他恨,恨自己结交的是什么猪狗不如的人。
曹云金连忙带着曹颜兮走掉。
“慢着,曹云金,我张家还不缺这点宝物。倒是你,该注意身体了。”
张语重心长地说了,顺便拿起丹药拍了粉碎。
“不牢张公子挂心。”
曹云金假笑着离开。
“小子,我承认你有骨气,可是光有骨气可不行,你没那个实力装什么逼。”
刘尚书苦笑,见证了将军府的闹剧,他可没有曹云金那么不要脸,最后再来个火上浇油。
“谢谢刘尚书告知。”
张一点脾气没有,仿佛之前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可怕啊,前一秒,气势逼人,后一秒,淡定自若,如果可以修炼,将来必定人中之龙。”
刘尚书拱手离开。给他张家时间,做人不能乘人之危。
“多谢刘尚书了,三天之后我必登门拜访,给您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