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浪子张天行 章节全本资源在线阅读

小说: 圣帝邪尊作者: 一根火腿字数: 2715更新时间: 2020-03-26

天玄国,镇国将军府。
古色檀香的房间中,一少年缓缓睁开眼睛坐了起来,看着四周的环境,心中震惊不已。
少年迷茫的看着伸出的稚嫩的双手。
一丫鬟看到少年完好如初,欢喜地跑出了阁楼传递着这个好消息。
“老爷,老爷,少爷醒了,少爷醒了…………”
留下阵阵少女的幽香。
少年习惯性的撅鼻子嗅了嗅,啪的给了自己一巴掌。
“这具身体从哪学什么坏毛病,条件反应么?”张无奈的摇摇头。
前世,圣帝,张。
一介散修的他用了数千年的时间追逐武道巅峰。成为琅环大陆的金字塔顶峰的帝道境强者,号称圣帝。
然而,时光有限,任何一个强者终归陨落,前人的经历告诉他,想要突破帝道境,成为传说中的神境,不仅仅靠自身的努力,需要参透传说中的混沌至宝阴阳轮,无数强者死在了寻求的道路上。张查阅无数上古典籍,千辛万苦在无尽之海的秘辛中得到了混沌至宝。
阴阳轮,可断阴阳,得永生。张回去告知兄弟卓尔和红颜知己紫萱之后立马闭关参悟。
又过千余年,正当略有所悟之时。遭到兄弟卓尔和红颜知己紫萱的背叛。
无尽之海上空。
“为什么”张咆哮。
回答他的只是卓尔在紫萱身体上的抚摸,原本妖娆的在张看来显得恶心丑陋。他用尽千年修炼到帝道境,同时兼修丹药,阵法等等。继而帮助卓尔和紫萱晋升帝道境,最后居然得到如此回报。
“哈,哈……哈哈”鲜血遍布张的衣服,一滴,一滴的滴落无尽之海。数万头帝阶妖兽注视着顶空的三人,等着陨落的帝道之体。帝道之体对于它们来说可谓是晋升的完美丹药。
“就算我死,你们也休想得到阴阳轮,它来自无尽之海,也将沉浸于无尽。”张将阴阳轮插入自己的丹田。
“他疯了吗?自爆身体。”帝道境强者自爆,这尼玛相当于***啊!卓尔拉着紫萱迅速后撤。修炼到帝道境的他们是何其的惜命。
“轰……………”
鲜血洒遍海面,夕阳残血,一代强者陨灭。
………………………………
张缓缓闭上眼睛,平复着心中的怒火。若今生遇到那两人,必斩之。
“哈哈哈,老子的孙子又活过来了。”人还未到,先听其声。
张镇国,镇国将军府的主人,这具身体的爷爷。老者踏入门槛,一副古铜色的脸孔,一双铜铃般的眼睛,尖尖的下巴上,飘着一缕山羊胡须。高高的个儿,宽宽的肩,虽看他已年过古稀,说起话来,声音依旧像洪钟一样雄浑有力。
张看着老者慈祥的面孔,一副宠溺的样子。可凭借他前世杀人数千万,依旧能感觉出老者身上重如泰山,伏尸百万的血气。庄重,威严。
“感觉怎么样,行儿。如果有什么地方不就告诉爷爷,我定会让秦家,萧家那两家的小子跪在你面前给你赔罪。”顿时,战场上的军人气场显现出来。
“没事,爷爷,我什么事情都没有。”张知道爷爷生气了。
张家满门忠烈,张镇国年轻时为太子伴读,后跟随当今圣上君陌驰骋疆场,为天玄国立下汗马功劳,张镇国有五个儿子中有四个相继死于战场。
五年前,黑水国率二十万大军来犯天玄国,最小的儿子张远以死相逼,跪在父亲张镇国面前,要求远赴疆场,为哥哥们报仇,龙谷关为天玄国要塞,张远以三万大军死守龙谷关,二十六岁的他倒下了,战争最终胜利。可是张远却终生瘫痪,难以站起来。
从此,张镇国一夜之间白了头,身体每况愈下,更加疼爱眼前大儿子留下的唯一的孙儿。尽管张出生时无法修炼,尽管他处处寻花问柳,游手好闲,摆了明的纨绔子弟,张镇国依旧袒护他,当今圣上体谅这位老人,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你个小兔崽了,你奶奶,你特妈捉弄谁不好,捉弄刘尚书的孙女,他可是当今圣上年前的红人,捉弄就捉弄,你倒是牛逼了。当着秦家萧家那两个狗日的面前调戏,还扒了人家千金的外衣,你可真是牛逼,再扒就没了吧?”张镇国一阵战场军人的粗话爆了出来。把刚刚感受爷爷关心的张听得一愣一愣的。
“那个,爷爷,我错了。以后我好好做人。在家陪你,你说**奶奶,可不是嘛,不然哪来的我啊!爷爷。”张尴尬挠挠头笑了笑。心里却一阵无语,这尼玛转变太快了吧。心脏病差点吓出来。
“我日,你个瘪犊子,还敢顶嘴。”张镇国抬手准备打。
“老爷,不好了,刘尚书来了。”老人过来看着张恭敬对张镇国禀报。
“这老刘真特么及时,我日,你小子别出去,老子特么去替你擦,操。”张镇国去了客厅。
“谢谢易伯了。”张抱拳道。
老人叫易伯,至于叫什么,没几个人知道,只知道易伯跟了张镇国几十年了,他们一起戎马一生,并肩作战,看似主仆,实则战友,都是过命的交情。
“少爷无需客气,老奴应该的。”说着转头跟了过去。
“老爷,这次之后,少爷好像变了,刚刚还谢谢我了。以前从来不会这么客气。”易伯皱眉道。
“是的,我也感觉出来了,行儿好像变了,以前他不敢和我顶嘴,先不管,先应付老刘去。”张镇国摇了摇头。
好一个秦飞扬,萧合,两人合伙算计我,给我下药,让我出丑,最后佯装替道,把我打死,断我张家的后。放心,我会拿他们两个的性命替你报仇的。
一阵怨念烟飘云散,张知道这具躯体的前主人释怀了。
“哈哈哈,世人皆知我为废物,无法修炼,却不知我乃神价道体,只要有配对修炼,便可修炼。”
“咦,阴阳轮,它怎么在我的灵海中?”
张灵识灵海,阴阳轮一边散发闪耀金光,一边无尽黑暗。
“《阴阳决》………阳乃人之根本,阴为辅佐………………”
张读着晦涩的文字,慢慢理解,一边默念之后。
“灵动境一层巅峰,,这么牛逼,就算爷爷往我身上用了无数奇珍异宝,也不会这么快吧,用我前世的,也要一个时辰啊。果然阴阳轮可断生死,隔阴阳。”张一阵窃喜,按照这个趋势凭借体内残余药力应该能突破到灵动境七层。没办法,张镇国担心张沉迷于酒色掏空身体,于是花在张身上太多补品药物。
……………………………
客厅之中,一瘦弱老者身着官服,正襟危坐。
“老刘来了啊,来来来,喝喝我将军府的上好的龙涎茶。”张镇国装作啥事没有客套了起来。
“你个狗头老张,特么的,别得了便宜还卖乖,我日你姥姥,你特么看上去不错,你的种怎么那个挫样,调戏老子孙女。”刘尚书霸气侧漏,没了往日的书生气质。
“老刘,来来来,消消气,你一个书生怎么能说粗鄙之话,你们不都是说那什么曰?之乎者也的吗?”张镇国一阵赔笑,心里问候了刘尚书八辈祖宗。也问候了那个不争气的孙子。没办法,老张家的香火,自己受罪,也不能让自己的孙儿受苦。否则自己百年之后怎么面对自己的大儿子?
“要不,你说个解决方案,赔钱还是咋滴,老张我都接受。”
“你孙儿入赘我刘家,我宝贝孙女被你家那瘪犊子这么一闹,以后天玄国人尽皆知,她怎么嫁的出去。”
“不可能,想都别想。没得商量。”原本陪笑的张镇国顿时严肃了起来。
刘尚书看了看他,张了张口,一言难尽,多少年了,从未看到过张镇国如此严肃,上一次,还是老五瘫痪之时,再有就是战场点兵之时。老张忠于天玄国一生,最后连个后都没留,给谁谁能受的了。
“那我就要启奏圣上了,相信圣上会有决策的。”说着刘尚书捋了一下官服,准备离开。
“刘尚书好脾气啊!”洪亮的声音响遍客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