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介绍

“是,娘娘您慢着走”太后的手下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翼翼的搀扶着太后。不多时,太后来到了嘉禾所在的御书房,原本还以为她正在用功,太后还一脸的心疼,说着道:“嘉禾这孩子从小就爱读书,只可惜却是个女儿家。”太后正说着,率着一干人等便往里面走。刚好和正在房间里瞻仰着安风吟的嘉禾郡主给撞了个正着,嘉禾郡主刚听见了从房间的御书房的门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急忙的正要收起画像。太后一脸怔然的望着她:“嘉禾,你身后藏着的是什么?”

美妆皇妃:我在古代直播带货免费在线阅读

英挺的长鼻、深邃的眼眸,刀削一般精致的下颌,画中的男子竟是如此的;只可惜,他是何时看上了那个猪一样的女人,那个又蠢又笨的女人。

真的有些搞不懂,究竟那个女人除了嘴巴能说会道一些,满嘴的谎言,几乎忽悠了整个京城的人,居然就连燕王也在其中?

嘉禾郡主轻抿着薄唇,轻眨着眼眸:或许她的安风吟安哥哥只是被那个叫苏悦诗的女人给勾引了?

就在嘉禾郡主正一脸确信着自己心里的这个想法时,深宫当中太后突然想起了嘉禾郡主。太后便找来了手下的人:“嘉禾郡主何在?”

“回太后,郡主现在正将自己一个人关在宫中的御书房当中。”手下的人回应着道。

“哦?”太后的语调轻扬着,“走,你们陪哀家到她那里走走去。说起来那孩子也是怪可怜的,这孩子从小就父母双亡了。”

“是,娘娘您慢着走”太后的手下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翼翼的搀扶着太后。

不多时,太后来到了嘉禾所在的御书房,原本还以为她正在用功,太后还一脸的心疼,说着道:“嘉禾这孩子从小就爱读书,只可惜却是个女儿家。”

太后正说着,率着一干人等便往里面走。刚好和正在房间里瞻仰着安风吟的嘉禾郡主给撞了个正着,嘉禾郡主刚听见了从房间的御书房的门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急忙的正要收起画像。

太后一脸怔然的望着她:“嘉禾,你身后藏着的是什么?”

嘉禾郡主闻言,虽一双眼神正在闪躲着,可是,却又不得不交出了藏在身后的画像,太后看着手下的太监递过来的画像,一脸的怔然:“嘉禾?这是?”

嘉禾郡主万万想不到,今日居然会被太后给抓了一个正着,急忙说着:“太后,其实这副画的确是燕王哥哥的。不过嘉禾也正要送还给他,因为这是今天学堂念书的时候,嘉禾无意间在地上捡到,所以想着应该是燕王哥哥之物。正愁着怎样还给他,现如今太后您在,便只好将画卷交付给您。”

听着嘉禾所言似乎合情合理,太后薄唇轻抿着,点了点头道:“嘉禾说的正是,兄弟妯娌之间相互走动是应该的。哀家也觉得是。至于这副画,既是燕王之物,那么嘉禾有空的时候往燕王府里走走便好。”

嘉禾的脸上明显的呈现出了一丝惊讶,她原本心里还紧张着,害怕自己单相思燕王安风吟的事会被太后给识破。

可是,一个转瞬,太后非但没有责怪自己,与之相反的,居然还让她多去燕王府。

要是早知道这样,自己早就应该采取行动了。嘉禾郡主的嘴角蓦地浮现出了一丝弧度,这真是天助她也。从此便可以大大方方的进出燕王府了。

嘉禾郡主的嘴角微微翘着,上扬起了一丝弧度,原本打算第二天就去燕王府找安风吟,可是若是去找燕王府,或许她还需要一个理由,这样才不会被安风吟给讨厌。

可是一想着那个冰块脸腹黑的安风吟,嘉禾郡主又担心着自己的理由如果太过牵强,会不会被对方给认出来?就在她思来想去,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之时,不知不觉直到天快亮才刚刚合上了眼。

可是等她眼睛再度睁开,已经快到中午了,不知为何嘉禾郡主的心里突然生出了一丝不安,立刻便从床上爬了起来。

刚一爬起来时,由于她太过,上颌居然还“砰”的一声,猛地撞到了床板。嘉禾郡主一边嘴里“哎哟”直叫唤着,突然感觉到自己刚才被撞到的地方又疼又痒,抬手去摸时,脑门上居然还有个微微肿起来的小包。

嘉禾郡主轻撅着薄唇,急忙走到了房间当中的铜镜跟前,望着自己额头上的小包已经肿得老高了。怎么办?这样子的她,若是去见燕王哥哥安风吟,说不定她这难堪的样子还没有走进安风吟,居然就被他给嘲笑了。

“天,怎么这么倒霉,”嘉禾郡主一脸的不悦,轻撅着嘴角,可这时,忽然从宫廊的外面传来了一声紧急的消息声:

“郡主,大事不好了。今天燕王一大清早便出了门,还带着苏悦诗去小京都逛了一早上,给她买了一大堆好吃的泥枣糕与桂花烙不说;居然还给她买了一款腰带,现在正系在苏悦诗的腰上。”

“什么?”就在嘉禾郡主正一脸嫉妒的同时,一个新的消息传了过来:“郡主,不好了。燕王刚给苏悦诗苏小姐买完好吃的之后,又带她去挑选了小京都最贵的门店。现在又在河边带着苏小姐一起放风筝。”

“放风筝?”嘉禾郡主一脸的惊讶,想着她从小都对燕王安风吟死缠难打着,可是安风吟居然连个一起放风筝的机会都没有给过自己。

非但如此,他还一张明显的冰块脸,这让嘉禾郡主曾经一度认为,燕王是不喜欢放风筝的。可是现在居然带上了苏悦诗,苏悦诗?嘉禾郡主猛地双手攥着拳头,急忙问着手下道:“那么不知他们现在去了哪条河呢?”嘉禾郡主一边问着,心里却在想着,咱家的北燕国帝京那可是出了名的“九曲十八弯”。

手下之人轻略的沉思了片刻,回应着:“郡主,其实他们去的地方也不远,就是城南有座万花谷,万花谷的旁边有条出了名的河流,万川河。”

“万川河?城南?”嘉禾郡主一脸的懵了的表情,城南的万川河她去过一次,那还是在她很小的时候和父母一起去的,那时候父母还在世,据说那里的万川河只要用来泡一个温泉冲一个澡便可以延年益寿。若是有一对相亲相爱的恩爱情侣一起前往,那么便可以永生永世不再分离。

现如今,燕王居然带着苏悦诗一同前往。

“安哥哥,”嘉禾郡主轻努着薄唇,轻攥着拳头,又一转念道:“不对,这一定是苏悦诗那个不要脸的女人缠着他的。”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最新章节

更多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