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介绍

“啊!”王母惊愕之际急将双手护于胸前,她从镜子里也已清晰看到克哩的身影,惶极道:“你、你这畜牲是怎么进来的?”克哩得意道:“莫名其妙!”接着反问道:“这里三千宫殿都是我的寝宫,难道还有哪一座宫殿本帅不能自由出入吗?”王母从镜子里见他仍在一步步逼近,她干脆移开双手猛转过身来,一双凤目放射出冷冽的寒光,厉声道:“孽畜,还不给本宫站住!”克哩被她威势所惙,双眼直愣愣的立在了那里。他呆了片时又冷笑道:“哼!阶下之囚还摆什么谱,本帅就是要揭掉你身上微剩的这道溥纱,占领下你全部的高地!”

外星科技战争小说精彩试读

洛神仙子泣声道:“老畜生如此凶恶残暴,不知母后她、她现在怎样?”

洛神仙子再次提醒,张杰赶紧又打开屏幕在仙子楼上一间一间的查找起来,凭他的判断,以太后尊贵的身份决不会在下面的监狱里,她应该就安排在某一处仙阁楼中。

很多的房间己有了那些喷着酒气的男人们,女孩子们只要不存在过度危险,他尽量将镜头一扫而过,不忍心去看那些女孩子们屈辱受虐的场景。

威廉道:“没想到他们都己经到了。”

张杰明白,威廉所指的他们就是同他在一起的那些将官们。

镜头又照到一间宽敞豪华的大殿,啊,殿堂中央竟坐的是克哩那家伙,他的两侧分立着十几个护卫军士。这时从门外慌张跑来一位军士,跑至他近前悲痛凛告道:“少帅,不好了,国王在行乐宫被一位仙子、不、不,被一妖女掏去了眼珠,己经双目失明。”

克哩万分震惊道:“什么?父王竟被一个小妖女掏去双目!这若传扬出去,我耶玛国威严何在!这些护卫都是干什么吃的,鲍雄队长,那边事就交给你去处理一下,把那些酒囊饭袋全部撤掉送往前线去,派一批得力军士守护国王。”

“是!”

克哩又道:“一定要把消息严密封锁,免得为这件事影响到将官们的心情,搞的大家心有余悸玩不开心。”

“是,明白!”鲍雄队长带领十几个军士匆匆去了。

那军士接着又道:“听刚才有位军医说,国王的视觉还有可能复明。”

克哩训问道:“眼珠子都没有了还怎样复明?”

军士道:“那军医说我们抓了这么多俘虏,若寻找一个大眼睛的女子,将她的眼珠换取,移至国王的眼眶,他的视力完全可以恢复如初的。”

克哩暴怒道:“混蛋!这是那位缺德军医想到的这个馊主意,他有这样的心理,还怎样配做我国的军医?我国民法第一章第五条怎样规定的,国民上下一律平等,明白了吧?”

那军士一时也有些被震懵,但仍嗫嗫嚅嚅辩道:“她们、她们毕竟是敌人俘虏啊,并非我国公民,何况眼珠是为国王移换。”

克哩义正辞严道:“糊涂,无知!她们现在是敌人,但通过我们的教导训化,将来都可能成为我国的公民,甚至就是你的妻室家人,到那时,你说她们还是我们的敌人吗?在我国制定的法律面前,国王与百姓都是一样平等。”

那军士不由伏在地上磕头道:“多谢少帅教导指引,小人明白了。”

克哩火气稍减,接道,去去去!你带路,把那个缺德军医给我抓起来打入水牢,以儆效尤。

那军士匆忙站起,吓的战战兢兢在前带路去了,堂上又有两个军士跟随而去。

张杰观看至此,竟不由对克哩这家伙生出一股敬佩,站在敌人的立场,他对那位军医的处置虽然过狠了点,但也彰显了他正义的一面,同时也显示出他军纪严明,国法执行从上至下一律平等毫不徇私。还有他某些方面的作为与他爹刚好形成一个鲜明的对比,老国王对待这些女兵俘虏简直视若草介,而克哩却把女兵俘虏的某些人权视着本国公民一样的看待,他对老国王虽然十分的关爱孝敬,但对国民平等上却毫不含糊。

却听威廉随口说道:“事实所见不见得如此!”

三人眼目齐刷刷望向威廉。

他接着又道:“少帅如此严厉处置军医不过是为了树立自己的威信,杀鸡儆猴。其实他们父子为了朝中权势早就在明争暗斗面和心不和,国王双目失明咎由自取,他身边的势力也必将被少帅乘机瓦解收编,消除了最争对的内部势力。”

张杰恍然道:“啊!原来这对父子一个似犲狼,一个豹,自己窝里也在互相争斗,老畜生眼睛刚瞎,小畜生就将他身边的势力全部替换瓦解掉了。”

他看到此,总算完会明白了耶玛国花如此大的代价建造这片仙子宫楼的用意,他们除了为高官贵族提控一处吃喝玩乐享受之地,更是一处大型训服女人的基地,他们为了训服这些女兵俘虏,挖空心思的把这仙子宫分建为三层,二层监狱地面楼顶都采用了单面透视的水晶,上下楼层相互交错流动,这样,就能让女兵俘虏们都有机会看到仙宫与地狱的情景,顺从他们的女兵们到达天上仙宫歌舞酒乐,更让大家看到违抗他们的女兵被打入地狱水牢被毒物们吞噬掉的下场,目地就是让大家快速选出自己的道路,何去何从谁都清楚。然而,他们料想不到的是,这样做非但没收到奇效,反而激化了女兵们对他们更大的仇恨,英雄女儿时有出现,绿荷就是代表性的一位,她不畏生死,一举刺瞎了敌人最高首脑的眼目,很很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

又见克哩吐着酒气道:“德林队长,你去**水上宫摧下侍女,为王母洗浴梳妆快点!”

张杰同大家听到皆是一惊,洛神仙子道:“母后原来在什么水上宫中”

德林摇了摇头欲去又止。

克哩道:“不去、还有什么事吗?想说什么,说出来就是!”

德林嘴唇巴嗒了两下才道:“少帅即让我说,那我也不憋在心里了。”接着道:“我就是不明白,这仙子宫中美貌少女无数,少帅可任意挑选,为什么选到的却是这个己过丰华之年的老女人呢?于其说你去嫖她,还不如说她无比享受在玩乐你呢,我总觉得吃亏的还是我们少帅。”

克哩忍不住笑道:“德林队长原来为此事在纠结,大丈夫就要能屈能伸,为了国家大业,即能去计较个人一点小小得失!”

德林仍是一脸茫然,似乎一点也没能听明白,“在这里玩女人,与国家大业有什么关系呢?”克哩只好又解释道:“这位老女人可不是一般的女人,而是天帝的正室夫人,我们要想征服太阳,就必须先征服天帝,要想征服天帝,就必须先征服掉他代表性的女人。

传闻天帝与王母分居两地,就是因为他成天花天酒地,那方面不能给予她满足,两人感情才逐渐疏远破裂,王母一气之下就带领一帮女儿,移居到仙女星去了。我若将王母伺候的欢心,就意味着从外围气势己战胜了天帝,他心理防线垮掉,整个太阳必将不攻自破。”

德林终于明白,竖起拇指奉承调侃道:“少帅真是智勇双全,一人一枪胜过千军万马!小人佩服之至,我这就前去摧促她们。”

“慢!”克哩突然又叫住了他。

德林站住,克哩又道:“算了,就是过去你也不一定就能屋中,你还是先去办一件更重要的事情,前车之鉴不可不防,你把这包药交给厨师长,让他混入一层茶水管道中,分给仙子宫所有女人们都喝到,我要让她们失去强力的抗争,这样才确保我耶玛国在此行乐男人们的安全,也让这些女人们变的更加的温柔妩媚。”

洛神仙子厉声道:“你这个猪狗不如的畜生,又使的什么坏药来残害我的姐妹们,竟然还敢打起我母后的主意!”接着又向张杰道:“阿杰,快找寻水上宫殿,母后就在那里面。”

张杰镜头顺着厅堂后移,果看到一片不小的水域,水域的中心矗立着一座圆形阁楼,阁楼一周的水中冒出几棵高大的水柳,长长的柳丝随风婆婆,掩映着楼阁增添无限风光。

他内心着急,镜头一恍就屋内,可寻遍了每个屋角也不见一个人影,他轻叹了一声大失所望。

洛神仙子急忙提醒道:“阿杰,浴桶还冒着热烟水气,母后也许在二楼梳妆。”

张杰急将镜头移向二楼,果然室内一个木雕梳妆台前坐着一位四十多岁的妇人,她贴身站着一个女孩,正在为她梳理着长长的秀发。

那妇人披着一袭宽宽松松的粉红纱衣,雪白的肌肤,傲人的体态透过薄沙隐约可见。她的淡眉纤长,坐在那里不动就自然流溢出一种富态高贵神圣不敢侵犯的气势。

洛神仙子欣喜道:“是我的母后,她现在总算还好,谢天谢地!”

张杰把镜头微微拉远,不敢近視。

只见王母望了望自身披着的这件薄纱衣,又向四处警惕的张望了几下,还是带有几分紧张问道:“孩子,你确定楼下的门窗都已关严反锁?

那女孩甜笑道:“天后请放心,每道门我都反锁上了,再说这座小楼四周环水,湖上又没其它船只,任何人也别想临近。”

王母这才放下心来,她对望着镜中自己的倒像,不由细细欣赏起来。

其实王母按地球人的年龄也不过正值中年三十八九岁的样子,加之她移居仙女星多年一直单身独处,平日里又特别注重健身保养,身体的紧凑度与肌肤的柔嫩弹性与年青女子没什么差别。

之前她从没这样在镜子前这样仔细欣赏过自己的身体,欣赏之下脸上不觉泛起了淡淡的红晕,她越看脸越红,身体也不觉燥热起来。

那女孩早已观察到王母神色有异,笑逗道:“天后,你的脸上就象擦了胭脂一样,真是好看!”

作者丹青妙笔,将内容打造的无懈可击

最新章节

更多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