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介绍

她揉了揉僵硬的手腕,还不忘交代乔慕琛问一下王叔的下落。乔慕琛顺手接过司机,狠狠踹了一脚,把人给踹晕了过去,随手就扔在地上,转身轻笑,赞叹了一句:“小家伙,你心地挺好的啊。”一般人在经历了这样的起伏之后,哪里还记得别人的死活,这个清瘦的保镖居然还记得问王叔的下落。她离得乔慕琛很近,身上有股似有若无的清香,让人心旷神怡。

厉少,夫人又想换马甲精彩章节

“给我放手。”

宋烟右手未松,反而用上了十二分的力气,找准了他颈侧的位,纤细的手指狠狠的摁了下去。

那人双目爆睁,握着方向盘的手突然松开,朝着宋烟的头上一巴掌呼了下来。

宋烟灵巧躲开,双手隔开那人的攻击,趁机又一脚踹在了他的肚子上,她踹得位置非常巧妙,刚巧就落在他最脆弱的部分。

“贱……贱,人!”

司机疼得抽搐,额头青筋暴露,破口骂了起来。

宋烟哪里管他,横过身子打开了车门,一脚将人给踹了下去,踩下了油门,拔下了车钥匙,疯狂的劳斯莱斯终于停了下来。

而此刻,车前胎跟西江的距离,不过半米。

要是再晚上那么几秒钟,落尽江水里面的人就会是他们了。

“总裁,没事吧?”

她第一时间回头看去。

只见厉北霆悠悠然睁开了眼,眼底清明,神情默然,仿佛刚才前座的抢夺战根本就没有发生一般。

宋烟松了一口气。

“您在车上等我一下。”

她利落的跳下车,朝着旁边的歹徒走去。

厉北霆隔着车窗,看着她得心应手的控制住了那个人,押着走了过来,瘦弱的身形此刻居然也显得没有那么柔弱了。

“干得不错。”

他降下车窗,淡淡的夸了一句。冷凝的目光从司机身上扫过,犹如落水狗一般的司机哆嗦了下,居然一句话都不敢说。

宋烟面上一喜,双目蹭亮:“总裁,那奖金的事情……”

“不行。”

她被狠狠的拒绝,小脸顿时垮了下去,转身愤愤的踹了司机一脚。

厉北霆眼底闪过一丝极浅的笑意,那笑意还来不及沉淀,一辆青铜色的玛莎拉蒂就停在了劳斯莱斯前面。

车门打开,一身藏青色西装的乔慕琛走了下来。

“没事吧?”

他对上厉北霆,担忧的问道。

厉北霆不动声色的摇了摇头,朝着宋烟的方向扬了扬下巴,乔慕琛顺着他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只见消瘦的保镖反剪着壮硕司机的手,那画面,让他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看不出来啊,小保镖,身手不错啊。”

他一得到厉北霆的消息就赶了过来,途中已经报警了,可是还是担心厉北霆的安危,毕竟他身边那个保镖怎么看怎么不靠谱,长得倒是好看,可是好看也不能当饭吃是不。

歹徒杀人之前,也不会看着你好看就对你手下留情。

可是当他看到司机脖子上青紫的掐痕时,他咧嘴灿烂的笑了起来。

“乔少爷过奖了。”

宋烟点了点头,随手就把司机交给了乔慕琛。

他是厉氏集团的总经理,也是乔家的大少爷。

好好的家业不去继承,非要给厉北霆打下手,非常奇怪。

厉夫人说过,这个男人也是重点关注对象,毕竟,厉北霆跟他的关系最最亲密。

不少谣言都说他们两个早就睡在一起了。

“对了,别忘了问问,王叔被他关在哪了。”

她揉了揉僵硬的手腕,还不忘交代乔慕琛问一下王叔的下落。

乔慕琛顺手接过司机,狠狠踹了一脚,把人给踹晕了过去,随手就扔在地上,转身轻笑,赞叹了一句:“小家伙,你心地挺好的啊。”

一般人在经历了这样的起伏之后,哪里还记得别人的死活,这个清瘦的保镖居然还记得问王叔的下落。

她离得乔慕琛很近,身上有股似有若无的清香,让人心旷神怡。

乔慕琛伸手,摸了摸宋烟柔顺的短发,那的触觉让他满意的眯起了眼。

“乔少。”

宋烟飞快的闪开,警惕的盯着他的手。

为什么她有种被人当成狗来摸的感觉?

“摸一下怎么了?”

乔慕琛低头看了看被躲开的手心,笑得更加灿烂,毫不客气的又捏了捏她的脸:“你怎么这么可爱?”

她避开的样子,仿佛被人踩着了尾巴的猫咪,不满又带着几分委屈,太好玩了。

“……”

作者笔扫千军,将男女主角刻画的维妙维肖

最新章节

更多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