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介绍

看着小姑娘的神情有些沮丧,沈燃又投了两个币:“没关系,再来一次,已经比刚开始好了很多。”又接连玩儿好几把,阮粟操作的越来越好,当她这边的小人终于赢了的时候,阮粟看着屏幕上的GameVictory ,压在心里的一下午的郁气瞬间消失,脸上露出了笑容。沈燃起身,从冰柜里拿了一瓶饮料拧开递给她,嗓音低沉带笑:“很棒。”说实话,阮粟觉得自己玩儿的非常垃圾,这么多把才赢了一把,结果却听到他的夸奖,难免有些不好意思,耳朵不由得红了一点,慢慢接着他递过来的水:“谢谢啊,如果不是你的话,我到现在都不会玩儿。”

听见他的心跳声(沈燃阮粟)精彩试读

沈燃抬了一下眉,倒是没拒绝,投了几个游戏币在机器里,刚想给她说游戏内容,一转头就看到小姑娘瞪着大眼睛一脸茫然的表情,沉默了几秒,从游戏机上的按键开始介绍。

阮粟似懂非懂的听着,脑子快速记了下来每个按键的作用。

等沈燃再给她讲完游戏内容后,她大概清楚了几分。

然而等到她真正开始上手玩儿时,还是输了。

看着小姑娘的神情有些沮丧,沈燃又投了两个币:“没关系,再来一次,已经比刚开始好了很多。”

又接连玩儿好几把,阮粟操作的越来越好,当她这边的小人终于赢了的时候,阮粟看着屏幕上的GameVictory ,压在心里的一下午的郁气瞬间消失,脸上露出了笑容。

沈燃起身,从冰柜里拿了一瓶饮料拧开递给她,嗓音低沉带笑:“很棒。”

说实话,阮粟觉得自己玩儿的非常垃圾,这么多把才赢了一把,结果却听到他的夸奖,难免有些不好意思,耳朵不由得红了一点,慢慢接着他递过来的水:“谢谢啊,如果不是你的话,我到现在都不会玩儿。”

“客气。”

这时候,秦显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喊道:“沈爷,吃饭去啊,快要饿死了。”

沈燃看了眼时间,快七点了。

阮粟本来在喝水的,见他看了过来,以为是她在这里,他不好关门去吃饭,刚想摆手说她这就回去了的时候,却听他低声问道:“一起吗?”

阮粟本来应该直接拒绝的,可她不知道怎么却停顿了几秒。

话问出去之后,沈燃也觉得不太适合,加上这次,他们总共也才见了三面。对于她来说,他还只是一个陌生人而已,现在突然邀请她一起吃饭,小姑娘可能会觉得他不怀好意,但说出的话又不能收回。

沈燃不动声色的了唇,解释道:“下午用了你不少游戏币,或者我把钱转给你?”

阮粟摇了摇头,只是小声问着:“我可以再叫一个朋友吗。”

沈燃松了一口气:“当然可以。”

……

安楠接到阮粟消息的时候,直接把吃到一半的外卖扔了,蹬上鞋子就风风火火的跑出宿舍。

妈呀!!!前两天才和阮粟说什么时候能和沈老板一个恰个饭,没想到机会这么快就来了!她太爱阮粟了!

川菜馆里。

秦显他们几个的视线时不时忍不住的往阮粟身上瞥,又看向沈燃,脸上纷纷都是暧昧不明的笑容。

沈爷虽然平时经常请他们吃饭,但这么久以来,饭桌上还从来没出现过女孩子,还是这么漂亮的女孩子。

而且这女孩子看起来就很乖,不用猜就知道是被忽悠来的。

碍于阮粟在,他们也不好放开了讨论,互相交换着眼神,笑容逐渐变态。

看来沈爷这是春天要来了啊。

阮粟压根儿就没察觉到他们的想法,只是看着面前的饮料,满脑子都是她还没有付账……

但老板都请她吃饭了,估计饮料钱也不会要。

她等会儿还是把饭钱转给他比较好,说到底下午他是因为教她打游戏,才会用了游戏币。

沈燃点完菜后,偏过头低声问阮粟:“想喝什么吗。”

阮粟指着面前的饮料:“我这里还有,不用了。”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最新章节

更多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