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介绍

脸已经红透了半边。作为他的男朋友,林清宴当然是选择护短,一把上去挡住他们探究的视线说道:“别闹了,说正事!”失去了整蛊南宫凛乐趣的众人终于是有个正形的坐在位置上开始商讨关于林清宴的事情。大魔王将一份协议摆在了南宫凛面前,“你先看看,有什么不妥提出来。”

金主太爱我了怎么办(林清宴)免费章节阅读

南宫凛根本就不敢相信徐沐阳说的,昨天还好好的,两个人才确定关系,怎么就搬走了?

难以置信的南宫凛一把冲上去抓住徐沐阳的衣领,“你再说一遍!”

他此时已经气的火冒三丈,他认定了是徐沐阳在幕后搞鬼,为的就是不让林清宴和他在一起。

不得不说,南宫凛这个脑补的毛病一天比一天严重,他们之间纯洁的兄弟情也看不出来。

徐沐阳一把逃离他的禁锢,关上门大喊,“昨天晚上搬走的,你爱信不信!”

南宫凛看颓废的靠在墙壁上,弱小可怜无助的抱紧了自己的双腿,将头埋在了胳膊里。

怎么会这样呢?

他回忆起自己和林清宴在一起的那一天,明明一切都很完美,什么摩擦都没有发生,怎么他一闭上眼就全部变了。

南宫凛懊恼的抓着自己的头发,像个孩子一样坐在地上。

他的手机屏幕亮起,但是他却没有发现。

在艰难的消化完这个事实以后,他佝偻着身子回到了家躺下来睡上一觉,手机就在这个时候掉了出来。

上面不断闪烁的光亮在黑暗的室内看得格外清楚,而最关键的是,上面闪烁着的联系人的名字是——林清宴。

南宫凛迫不及待的将手机拿了起来,接通了电话,电话那头林清宴的声音传了过来,“你回来了吗?我今天搬家了,你要不要过来。”

最后末了小白兔还害羞的压低了声音,“家里只有我一个人。”

南宫凛:!!!!

他的脑海里烟花绚烂的绽放,他傻傻的抓着手机,手脚慌乱的不知道该怎么摆放。

小白兔搬走了,小白兔一个人住,小白兔约我了!

南宫凛现在就像脱去伪装化身为狼,他已经兴奋的找不到北,西装扣子已经崩开了几颗。

在简单的冷却过后,南宫凛的目光投向了墙壁上的时钟,上面显示的大大的6点半刺痛了他的眼睛,刚刚林清宴打电话来的时候是6点,也就是说,他一个兴奋就让小白兔一个人等待了半个小时,再看看手机上显示的位置的时候,南宫凛望着导航上预计的一个小时,突然沉默了。

在沉默中,他穿好了衣服,带着花束人模狗样的走了出来,迎面就撞上了徐沐阳。

徐沐阳这个一根筋的,忘记了刚刚南宫凛对他的态度,上前主动攀谈,“原来你就是我们对门那个怪邻居啊。”

南宫凛现在心情好的不得了,根本就不想和他计较言语上的不对,“是啊。”

说完就要冷漠的离开,但是徐沐阳是谁?是连林清宴都没有办法对付的人,他上前一把拉住南宫凛的衣服说道:“你是不是也要去找清宴去参加他的乔迁礼?我能不能打一个顺风车?”

“也?”南宫凛本能的抓住了他的话里的字眼,不是说好只有他们两个的嘛?怎么又加了一个也。

徐沐阳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是啊,我们都去,本来清宴还拒绝的,说不用大费周章,但是人多热闹吗,所以就都准备去了。”

南宫凛只感觉自己的脑袋头昏脑胀,他的二人世界就这样在此成为了泡影,他心痛的捂住自己的胸口,那里已经难以呼吸。

更可怕的是,这个“罪魁祸首”竟然就这样毫不知耻的坐上了他的车,跟着他一起去到了林清宴的家。

南宫凛握着方向盘的手都在颤抖,真的是气死他霸王龙了!

然而,在一切还没有完,在到达了林清宴家的时候,小白兔第一个拥抱的不是他,而是徐沐阳这个破坏了他们二人世界的“罪魁祸首。”

南宫凛脑袋都是晕乎乎的,他难过的坐在沙发的角落里,结果被东西一扎。

他吃痛的捂住自己的,就看到一个林清宴根本就不会使用的毛笔大大咧咧的摆在那里,刚好出来透气的大魔王一把拿过毛笔说:“别碰啊,警告你。”

南宫凛本能的问出了自己的疑惑:“你为什么吃个饭还要带个毛笔来?”

大魔王像是看傻子一样的看着他,“我住在这里,为什么不能放我的东西?”

南宫凛:“???”

他现在在三番两次的打击下已经彻底的颓废了,他算是明白了,在结婚之前,他们的二人世界是不存在的,走了一个徐沐阳,就会冒出来一个大魔王,两个都走了林清宴就要进组了。

这还能好好的过日子吗!!!

南宫凛的一顿饭吃的是食不下咽,不过好在林清宴一直夹菜给他,他的心情才有些好转,不然周围的人只感觉在深秋的寒冷。

在收拾好了东西以后,林清宴悄悄地递给了南宫凛一个眼神,听话的跟着上去的南宫凛手心都冒汗了,在这样黑暗的夜晚,隐蔽的氛围下,不发生点什么正常吗?

在开荤了一次以后的南宫凛现在满脑子想的就是怎么再来一次,跃跃欲试的双手已经不安分的扭动。林清宴在阳台上停下来以后,南宫凛识时务的将门关上,走到了他的身边手悄悄地伸了出来,眼前就要抱到林清宴的南宫凛陶醉的闭上了眼。

所以他就没有发现林清宴不断闪烁的眼神暗示。

“咳——”一声重重的咳嗽声在他的右边响起,南宫凛难以置信的转过头就看见大魔王坐在阴影里悠闲地喝着奶茶,翘着二郎腿饶有兴趣的看着他。

对面坐着的安远正一脸促狭的看着南宫凛,而只面对着他的徐沐阳则是羞红着脸不敢再看。

南宫凛:.......

我明白,今天晚上所有发生的事情都是我在做梦。

我还没有醒过来,我在做梦。

然而,残酷的现实告诉了他,做梦什么的不存在。

大魔王清了清嗓子,拉开了阳台的灯,被温暖的灯光照射的南宫凛彻底从自我的催眠当中苏醒过来,他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群看戏的人。

脸已经红透了半边。

作为他的男朋友,林清宴当然是选择护短,一把上去挡住他们探究的视线说道:“别闹了,说正事!”

失去了整蛊南宫凛乐趣的众人终于是有个正形的坐在位置上开始商讨关于林清宴的事情。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最新章节

更多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