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介绍

不死心又到处翻了一遍,还是没有找到钱。正打算放弃先去做饭,就看见贺一麟洗完澡换完衣服,带着湿哒哒的头发,端着一盆水毛手毛脚的过来。走到床边,叫他爸爸洗脚了,贺宏业睁了一下眼睛,含含糊糊说不用了,就又睡了。邝诗翠噙着笑意看着儿子,“做这么感动人的事呀!”

梦境的缝隙小说精彩试读

  邝诗翠在家里到处翻,所有的抽屉、包、衣柜都翻来翻去,什么都没有,心里暗恨自己记性都越来越差了。

  

  正焦头烂额,听见贺一麟开门进来,元气满满的叫妈妈,心中顿时觉得一轻,出门去看,见儿子抱着足球,一身运动服,满脸是一头是汗,正咕咚咕咚喝水,“饿了吧,妈妈马上做饭”光顾着找钱,饭都没有做。

  

  “不着急,我看家里是不是要打扫一下卫生啊,妈妈!“贺一麟吸了一下小狗鼻子。

  

  “为什么?哪里脏吗?”邝诗翠很奇怪,做过卫生的呀!

  

  “倒是也不脏”贺一麟打量一下房间,“就是觉得臭臭的。”

  

  邝诗翠闻一下,也觉得似乎有味道,“是你的汗味,臭脚丫味吧,踢足球不知道出了多少汗,咱们家房型不好,你快去洗洗。”

  

  “干嘛说是我呀,说不定是爸爸呢,爸爸现在可不爱卫生了,肯定就是爸爸。”贺一麟不服气的去洗澡了。

  

  邝诗翠回房间,见在床上躺着的丈夫,过去闻一下,紧紧皱了眉头,果然是丈夫身上的臭味,不但臭味特别大,脸上还胡子拉碴,大大的黑眼圈。

  

  捋了捋他额头的乱发,不由得心疼了,原来多么意气风发的男人,那么好,给她遮风挡雨,呵护了她这么多年,成了现在这幅颓丧的样子,没关系,总要给他时间站起来。

  

  不死心又到处翻了一遍,还是没有找到钱。正打算放弃先去做饭,就看见贺一麟洗完澡换完衣服,带着湿哒哒的头发,端着一盆水毛手毛脚的过来。

  

  走到床边,叫他爸爸洗脚了,贺宏业睁了一下眼睛,含含糊糊说不用了,就又睡了。邝诗翠噙着笑意看着儿子,“做这么感动人的事呀!”

  

  “这算什么呀,我应该在四五岁的时候,摇摇晃晃端着一盆水过来,那才真是感动人的事情呢!”贺一麟装作不在乎,内心却对母亲的夸奖很欢喜。邝诗翠不禁莞尔。

  

  “快起来啦,洗一下,享受你儿子的孝心。”邝诗翠笑着摇着贺宏业的肩,儿子能给家里带来多少的快乐呀,有这份快乐,不管多艰难,都会度过去的。

  

  “对,爸爸,你儿子这半小时可是super

so

,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过半小时我就又是小王子了。”贺一麟也在旁边跟小狗摇尾巴一样。“再不起来,就过时间喽”

  

  其实表达爱意的方式千千万万,穷了也没有什么,我们照样有很多方法去表达爱意。贺一麟努力用自己稚嫩的肩去支撑这个破败的家。

  

  “干什么非要让我洗?”贺宏业忽的坐起来,冲贺一麟大喊,“现在就开始嫌弃我了吗?翅膀还没硬,就开始嫌弃老子了吗?”

  

  “你们都看不起我,外面的人看不起我,那我管不了,你们母子都看不起我,都嫌弃我。”

  

  他咣一下把盆踹了,水洒的满屋子是。

“别忘啦,原来都是我养你们的,没有我,哪里有你们。”

  

  贺一麟没预料到这种变化,不可置信的看着贺宏业,脸也腾的涨红了,“外面的人看不起你,你就冲我们撒气吗?我全班都看不起我呢。什么钱都要晚交好多天,我有看不起你吗?”

  

  邝诗翠赶紧把斗鸡一样的儿子往外拉,“大麒麟先出去,冰箱里有葡萄,可甜了,快去吃葡萄吧!”

  

  贺一麟出门,回到自己小房间,咣的一声重重把门关上。

  

  “说我脏,说我臭,当我没听见啊,没良心的小畜生,生你不如生快叉烧,生块叉烧还能吃呢!”

  

  “别说了!”

邝诗翠把门关上,看贺宏业发泄完了,又合衣躺床上。去卫生间拿拖把默默拖地。

  

文笔很好,感情细腻,实力推荐。

最新章节

更多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