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介绍

村东有一个五保户遗留下的两间老屋,王富贵村长王忠协商后,给村里打了二百元欠条,买了下来。经过赵二,二扁头,徐老蔫帮着几天的收拾,虽然是老屋,但也看着宽敞明亮,屋里都是烀的报纸,也装上了电灯,于莹莹家给打的新家具,座椅板凳,一应俱全。炕上铺着于莹莹家给做的全新被褥,那丝绸的被面上绣着龙凤呈祥。晚上王富贵和老娘吃完饭,天空就阴了下来,不一会就下起了雨,王富贵突然就想起新家的窗户为了驱散家具的油漆味就没有关,王富贵怕雨淋湿了新作的被褥,就着急忙荒一路小跑,在路上,他感觉身后好像有一个人,跟着他

欲望的代价精彩试读

王富贵这几天心情很好,似乎已经走出了前一段被赵明达爆打羞辱的阴影。他告诉了老娘于莹莹的事情,,给她看了于莹莹的照片,老娘看着照片中女孩漂亮的脸蛋,心就乐开了花,精神也好了许多。

老娘就颤颤巍巍哆哆嗦嗦的在一口老柜子里边,摸摸索索的掏出一个布包,打开一层有一层,最后在里边掏两只翠绿的手镯,放到王富贵手里。神秘的说:“孩子啊,这两只手镯,是你姥姥传给我的,*****那年,生产队公社好几帮造反派也没有搜去,,我把它吗藏在老石磨底下了,现在你要娶媳妇了,人家不要彩礼,还帮你打了家具,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人家啊,你就把这两只手镯当做定情信物送给你媳妇吧,也是娘的一点心意吧。”

王富贵手里抚摸着手镯,看着老娘开心幸福的样子,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让老娘过上好日子,天天吃饺子。

村东有一个五保户遗留下的两间老屋,王富贵村长王忠协商后,给村里打了二百元欠条,买了下来。

经过赵二,二扁头,徐老蔫帮着几天的收拾,虽然是老屋,但也看着宽敞明亮,屋里都是烀的报纸,也装上了电灯,于莹莹家给打的新家具,座椅板凳,一应俱全

。炕上铺着于莹莹家给做的全新被褥,那丝绸的被面上绣着龙凤呈祥。

晚上王富贵和老娘吃完饭,天空就阴了下来,不一会就下起了雨,王富贵突然就想起新家的窗户为了驱散家具的油漆味就没有关,王富贵怕雨淋湿了新作的被褥,就着急忙荒一路小跑,在路上,他感觉身后好像有一个人,跟着他

他想可能也是着急回家避雨的人,所以就没有在意。

他来到新房,在屋里关好窗户,然后关闭了电灯,刚要往外走

在漆黑去的外屋,一个人影就扑到他的怀里紧紧的抱住了他。

王富贵身子一颤,他闻到了那么熟悉的女人气息,那个人的呼吸,那个人的香气,王富贵已经感觉到了是谁,他就静静的站着黑暗中,那个人就紧紧的搂抱着他,用呼吸吹着他的耳朵,头发,脖子。王富贵感觉到了暖暖的气流带着一股清香吸进了他的心肺,他脑海一片空白,浑身颤栗,这种清香他他太熟悉了,那是他无数次亲吻过发丝上淡淡的味道,那是他最爱的女人独有的香气。

他稍微冷静一下,脑海里一下就出现了于莹莹,想起于莹莹那温柔的眼神,他的理智迫使他挣扎了一下,但马上被更紧紧的抱住,两片火热的嘴唇就贴到了他的双唇之上,他的脑海就再一次空白起来,那双唇是那么的火热,他嘴上说着“别别……”但身子已经控制不住的无法挣脱。

他不在镇静,他要疯狂,他抱起她,两片火热的嘴唇紧紧贴在了一起,他不想再控制了,她也放下了矜持,他俩象失散多年的孩子终于找到了对方,受尽了委屈,彼此找到了倾述的一方。

他们滚在了炕上,互相缠绕在新作的被褥上,当接触到哪床丝滑的被褥时,王富贵停顿了一下,这可是他和于莹莹的新婚被褥啊,他想推开她收起被褥,但她光洁丝滑的胳臂紧紧的缠绕着他的脖子令他无法自拔。

终于欲望的冲动燥热的身体击败了理智,自己二十年朝思暮想的深深爱恋的女人就在怀里,有什么理由还能控制他对她的占有,他要疯狂,他要发泄,发泄自己对她的爱,对她的思念,对她的欲望,对她的报复,她也疯狂的迎合着,体味着压抑了二十多年的渴望,痛着,快乐着,幸福着,那一刻,汗液与泪水交融,两条青春的也不在分离,这一刻,世界只属于他俩。…………

窗外风雨交加……

作者笔扫千军,将男女主角刻画的维妙维肖

最新章节

更多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