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介绍

离开圣殿,三人便返回了客栈,一起商量怎么去海拉尔学院的事情。众人各抒己见,好不热闹。客栈的大厅中,三十个人正襟危坐。见人已经到齐,文亦一开口道:“正好大家都在,此次前往海拉尔学院,讨论一下去的方式,我们各抒己见”。“这话说的,当然是团长你说了算,不管如何我们当誓死追随”,一个年长一些的团员说道。“是啊”,“对啊”,“可不是”,“那是肯定”,一旁的其他人都应声附和着。

竞孙大陆小说精彩试读

离开圣殿,三人便返回了客栈,一起商量怎么去海拉尔学院的事情。众人各抒己见,好不热闹。客栈的大厅中,三十个人正襟危坐。

见人已经到齐,文亦一开口道:“正好大家都在,此次前往海拉尔学院,讨论一下去的方式,我们各抒己见”。

“这话说的,当然是团长你说了算,不管如何我们当誓死追随”,一个年长一些的团员说道。

“是啊”,“对啊”,“可不是”,“那是肯定”,一旁的其他人都应声附和着。

看到手下这些人并没有太多主意,副团长辰风便开口说:“此去路程较远,兄弟们好整以待,正是提高实力的好办法,我建议以佣兵团的方式直接出发,这样行进速度也能快一些”,辰风的想法大家心知肚明,实力可以决定一切,这是一次练兵的机会,不能错过。

白宇轩才不管这档子事儿,在一旁打着盹,这货没事就是睡觉,真是一点不给团长文亦一的面子,这不,哈喇子都流一地了。

阿宝也发表了自己的意见,“我觉得跟着学院一起走比较把握一点,这荒山野岭的多不安全。”他想的较为简单,毕竟自己实力低微,别人是看不上眼的,这么长时间团员们仗着他是文亦一的仆人,也不能把他怎么样。

琴灵儿看向文亦一,文亦一肯定的跟她点了个头,随后说道:“此去海拉尔路程较远,可分为三个办法,一个是跟学院一起走,安全性要高一些;第二个是以佣兵团的方式,单独前往;第三个,也就是我建议的,仍是以佣兵团的方式,可以联合其他佣兵团一起以做任务的方式共同前往,这样既能保证安全,途中又可以提高实力,不知大家有没有其他的建议。”

文亦一再一次点了点头。

“团长夫人所言极是,此方式为最可行办法!”辰风副团长附和着,任谁都能看得出两人的关系,也就直呼为夫人。

一旁的琴灵儿头一次听到这么个称呼,顿时小脸羞红的像个红苹果一般。

过了一会儿,文亦一见大家都没有意见,便开口道:“既然大家都同意这种方式,那我们三日之后取完物资就出发,这几天只要不惹给我事就行”,后面一句话显然加重了语调。

各团员面面相觑,曾经见识过文亦一的实力,此时更是大气不敢出一声。

三天里各其他成员都是花天酒地,玩的是不亦乐乎,直到出发的前一晚。文亦一也没闲着,购买了大约半个月的干粮,毕竟自己的戒指中还有活物,也能吃很长时间,阿宝种的蔬菜一部分也发芽了,估计没个个把月是吃不到嘴边了。

三日后,文亦一等人收拾好行装,先是去了趟圣殿与海云天道别,然后前往佣兵分会和成衣店取来所有套装和夜行衣,因为路程较远,中间要经过豫州府的地界,然后才能冀州府,最后到达海拉尔,所以他们先领取了前往豫州府的护送任务,到了豫州再领取路程到海拉尔的任务。文亦一将物资给了辰风,自从独眼死后,辰风获得了一枚珍贵的空间戒指,原本打算交给文亦一的,可却被推辞了,毕竟文亦一不可能随时都在佣兵团的身边,总要有一个人来负责团里的一切。戒指的空间不大,也就十个平米左右,东西全部被辰风收入后,就已经没剩下多少空间,收好之后便开始上路。

一行人骑马前行,身穿深蓝色队服,胸前灵一佣兵团的标志也非常显眼,远处看去团员们玉树临风、英姿飒爽。就连琴灵儿的套装也是非常修身,凹凸有致。且看阿宝,虽长相一般,自从吃了忘忧果之后,改变了体质,使得身材大变,已然没有了之前的臃肿之态,活脱脱的朗逸青年。沿途行人驻足观看,都羡慕佣兵团的财大气粗。

荆州城城门口。

“我说齐老板,我们铁血佣兵团的实力你也看到了,我们有四十号人,有两个高级高阶的武士,团长更是高级武士巅峰的存在,对于你这些货物,我们一个团足够了”,铁血佣兵团一个人不满的对商团主事人说道。

姓齐的老板微微一笑,也不生气,“我们这也是小本生意,也怕出岔子不是,多几个人也多几分把握,希望各位不要介意,再等一会好了,等到了豫州,老朽一定好好招待你们”,这个一把年纪的主事人说了些抱歉的话。

“请问,这是齐老板需要运送的货物么?我们是灵一佣兵团的,实在对不起我们来晚了,我感到很抱歉”,文亦一不好意思的冲着齐老板说。

“来了就好,来了就好,那就出发吧,这一路上大家十多天的相处时间,多交些朋友是好事。”齐老板带着一个标准商人的微笑。

“来晚了,道个歉就完了?”一个背着巨斧的大汉骑着马目光不善的盯着文亦一,像是文亦一不说出了一二三来,恐怕会被碎尸万段。

“那你想怎么样?”还没等文亦一说话,阿宝从后面走了过来,愤愤不平的样子。

“想怎样?只要他能接得了我一拳,我便不再为难他,若是接不了,哼,自废一只手,跪地求饶喊句哥哥,我们也一样不会欺负自己的小弟。”大汉甚是嚣张。

“不公平,若是你输了,你要将你的佣兵团归到我们的名下,叫哥哥姐姐就算了,你那么大年纪,我们还不想折寿呢。琴灵儿也跟大汉争辩起来。

琴灵儿的话一时间令商团里的人一阵好笑。

“呦呦呦,是个精灵娘们儿,笑话,我会输?长这么大我还真不知道输字怎么写,好,我就代表全团决定挑战你,各位,觉得我会输吗?”大汉略带气势地看着自己团员的方向。“不会”,一众团员回答道,铿锵有力。看来,这家伙绝对是佣兵团说一不二的头子。

“那好,我们团最喜欢的就是切磋了”,文亦一爽快的答应。

大汉指了指左前方的树林,冲着文亦一说道:“我们不如选择去那片林子里比试好了。”

“走吧”,文亦一不慌不忙,骑着马走到大汉的前面。很快,二人找了一个不容易被破坏的平地,准备战斗。

单独找地方决斗是那大汉提出的,文亦一虽然不知道他有什么诡计,但以他魔导师的实力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危险。所以文亦一并不是很担心。自己也没有必要担心其他人的安全,毕竟有白宇轩的存在,防卫上肯定不会有什么差错。

一直没有说话也没有动手的两人,只是互相对视着,两人很有默契的下马,文亦一此时将橙色的斗气运行起来,大汉看了一会,差点憋不住笑,可还是他先开口打破了一直尴尬又沉寂的局面,“哈哈,小子,看你的实力应该不错,中级武士巅峰,就这么点实力你还不够看,不低调一点,偏偏惹上大爷我,你可知道我在佣兵界的绰号?”

“我管你什么错号,对号,就是一拳而已,没有必要那么多话吧”,文亦一无奈的看着大汉。

可是这大汉却偏偏像要是把话说完似的,“哈哈,告诉你,老子在佣兵界有‘杀人王’之称,只要惹过我的人,没有一个好下场,你若是识趣的话,就离开这商队,不然你那小女朋友也是死的下场,哈哈。”说着,大汉露出猥琐的笑容,看的文亦一一阵反胃。

大汉看着文亦一铁青色的脸,顿时威胁道:“本大爷已经给了你机会,现在走还来得及,若是你执迷不悟的的话,我还真不介意送你到地府那里报到。”

“你真的以为你能打败我?”文亦一不屑的看着大汉。

“不错不错,还真是有胆量啊,你一个中级巅峰的样子,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看来你还真不是一般的狂妄啊,哈哈。”大汉更是狂笑不止,心道,真是笑话。

“来吧,要战便战,别婆婆妈妈的,既然说到这份上,这也使生死对决,你最好拿出你百分之一百二的实力来与我对战,否则,我可以保证你会死的很惨。”文亦一双眼射出一道光芒,冷酷的眼神带着肃杀的气息。

而那大汉仍是无法明白文亦一哪来的自信,“虽然你在同年龄阶段很强,但是终究改变不了最终的结局,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高级巅峰实力”,巨斧扔到一旁,估计是觉得杀鸡焉用牛刀,“啊”顿时大叫一声,向着文亦一冲了过去,砰、砰、砰连击三拳,却都被文亦一用空间之力直接卸了去,突然大汉一阵莫名窒息的疼痛直冲胸口,速度不慢的倒飞了出去。

这小子竟然一掌就能重伤自己,这怎么可能?努力的稳定住自己的身体,艰难的爬了起来,摇摇晃晃的站着,擦了擦嘴角的血丝。差距太大了,如果不是这些年在鬼门关摸爬滚打多年,没有坚强的意志力支撑着的话,哪里还爬的起来呀!

此时的大汉咬着牙瞪着血红的双眼,提起身边的巨斧就冲了过去。但是文亦一却不再想跟他玩耍了,看着马上要近身的大汉,一个移形换位,瞬间两人位置互换,反手几记次元斩,就看到那大汉的身上布满了深深的血道,鲜血像不要钱似的流淌着。

大汉不可思议的看着文亦一,“竟然是魔武双修……少侠饶命,若能饶得小人一命,小人定当为您效犬马之劳。”此时的他不得不求饶,两人实力差距之大,不是他能抗衡的。

“哼,你惹了别人就算了,偏偏惹上了我,我也是嗜杀如命,看来‘杀人王’并不适合你。”说话的同时,文亦一一个虚空之掌,瞬间大汉的胸前就出现了一个血洞,心脏爆碎而亡。决斗结束,当然要有战利品,真想不到,这人也有个空间戒指,内里空间不大,跟辰风副团长的一样,都是十平方米左右,里面有数量可观的金银珠宝,毕竟是大城市之间的佣兵团,比那独眼团长的财力多的不是一点点。

“真是扫兴,早知道不这么玩了,喷了我一身血,白瞎一套衣服了,算了,再换上一件吧。”文亦一看着身上的斑斑血迹,皱了皱眉。换好备用的套装,清空了戒指,收拾了一下战利品,一声口哨响,马迅速跑了过来,文亦一跨在马上,用手拍了拍马脖子,像是明白了主人的意思,向着商团的方向飞奔而去。

作者笔扫千军,将男女主角刻画的维妙维肖

最新章节

更多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