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介绍

“哎呦,我可是等你们好久了,怎么一看到我就剑拔弩张的?”那帅气男子像是看出了什么,说出这番话也使这些人顿时明白这人的来路,不正是那与大汉单独打斗的文亦一。原因无他,搞错了方向,便跑到了商团的前面。齐老板展示出一个商人独特的微笑,解释给众人,看得出他人虽老但眼睛不花,“哈哈哈,是文团长归队!”“请问阁下,我们团长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副团长看着文亦一,眉头皱的如山川一般,有些不明所以,以团长的实力,定可将这小子碎尸万段,不知道为什么团长没有回来,以前可从没有这样的情况发生过。这问的文亦一顿是有些尴尬了,“额,刚才在我们打斗的时候,突然间空中白光闪过,出现一白衣青年,自称光明神,气息无比神圣,他说要带你们的团长回去修炼,我们只好停了下来,就这样,你们的团长就跟着光明神走了。”想好编过的词,文亦一吞吞吐吐的说。这些话显然使佣兵们不是很信服,但是这种事情也不是没发生过,历史上就有一位圣殿的会长被光明神收为弟子,传其衣钵,但是这种事发生在团长身上就有些离谱,但是也没有人说什么。

竞孙大陆精彩试读

“我说副团,老大会不会赢?看那小子也有几分本事,老大不能吃亏吧?”一名佣兵嘴上这么说,但是自己巴不得团长死掉,每次得到之后,团长都是自己玩够了之后再分给弟兄们,那还有什么新鲜感,不仅这样,犯错误的时候,还要被团长又打又骂,在佣兵团里,除了副团长,其他人根本就没有地位可言。

副团长听到这话,有些不高兴,“身为铁血佣兵团的一员,应该对我们的团长有足够的信心,下一次我不想听到这样的话,哼”,看来团长给了这位副团不少好处。

“是,副团长。”双手抱拳,做出恭敬之礼,悻悻地走到队伍的最后面,心里漫骂着,还是希望团长死了才好。

商团前方不远处,有一武士跨骑在骏马之上,骏马通体黑亮,与周围的景色对比鲜明对比,也凸显武士英姿勃发。这样的情况,除了商团所有人和佣兵,如临大敌一般,紧握着手中武器,也就只有琴灵儿像花痴一样,睁着大大的眼睛,注视着前方帅气的男子。

“哎呦,我可是等你们好久了,怎么一看到我就剑拔弩张的?”那帅气男子像是看出了什么,说出这番话也使这些人顿时明白这人的来路,不正是那与大汉单独打斗的文亦一。原因无他,搞错了方向,便跑到了商团的前面。

齐老板展示出一个商人独特的微笑,解释给众人,看得出他人虽老但眼睛不花,“哈哈哈,是文团长归队!”

“请问阁下,我们团长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副团长看着文亦一,眉头皱的如山川一般,有些不明所以,以团长的实力,定可将这小子碎尸万段,不知道为什么团长没有回来,以前可从没有这样的情况发生过。

这问的文亦一顿是有些尴尬了,“额,刚才在我们打斗的时候,突然间空中白光闪过,出现一白衣青年,自称光明神,气息无比神圣,他说要带你们的团长回去修炼,我们只好停了下来,就这样,你们的团长就跟着光明神走了。”想好编过的词,文亦一吞吞吐吐的说。这些话显然使佣兵们不是很信服,但是这种事情也不是没发生过,历史上就有一位圣殿的会长被光明神收为弟子,传其衣钵,但是这种事发生在团长身上就有些离谱,但是也没有人说什么。

归队之后,琴灵儿就骑着马靠近文亦一,她有些好奇事情的经过。

“你们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怎么没回来,不是说切磋吗?不许撒谎,老老实实地说,要不到了豫州让你陪我逛一天的街”,琴灵儿有些狐疑的看着文亦一,亮出了自己的杀手锏,前半句还好,听到后半句,文亦一一时头脑发胀,知道自己瞒也没有用,再说对于他来说也没有必要瞒着琴灵儿。

“杀了”,文亦一简单的回答。

“额……”乔安娜满脸黑线。

“你有意见?”,文亦一开着玩笑道。

琴灵儿用手指着文亦一,“你!不理你了,哼!”她装作生气的样子,着实可爱。

商队顺着林间小道朝着豫州方向行去,几天过后便了豫州的地界,豫州的官道是收税的,而且价格不菲。乡野小道却不收关税,小一点的商团为了能省些钱,都从小道运货。

林间小道沿途景色美不胜收,茂密的树林中不时的传来优美悦耳的鸟叫声,一匹黑亮色的骏马之上,驮着一男一女,两人有说有笑,俨然一对亲密的情侣。

由于铁血佣兵团的团员们都以为团长被光明神带走了,所以并没有人提出想要归顺灵一佣兵团的想法,文亦一也明白,有什么样的团长,必然会有什么样的手下,若真收了这些人,以后还不知道会有什么麻烦。

又赶了一段路程,等到了晚上,商团开始安营扎寨,文亦一从须弥戒中拿出提前准备好的两个帐篷,紧紧地将两个帐篷靠在一起,这也是琴灵儿要求的,说是要聊天。扎好帐篷,文亦一安顿好琴灵儿,自己便一个人离开了队伍,朝着森林的深处走去。

树林中寂静的很,一阵风拂过,树丛里发出沙沙沙的声音,文亦一嘴角平添了一抹邪意得微笑。只见文亦一一个瞬间移动位移到树丛之中,手中斗气爆满,使足力气直拳一击,只听到一声惨叫,咋一看一头像是野猪的尸体躺在血泊之中,文亦一麻利的将尸体简单清理了一下,放进了须弥戒子中。

半个晚上,文亦一除了之前杀死的那只野猪外,剩下的都是抓住的,因为他觉得还是新鲜的好,正好自己的须弥戒子中能够存活生命,就多抓了点,以后在食物上就不用犯愁了。

回到帐篷中,正准备睡觉的文亦一听见了的声音,“你回来啦?”琴灵儿一直没睡。

“恩,回来了,怎么不睡觉?”文亦一担忧的问道。

琴灵儿哈欠连天,可好不容易等到文亦一回来,仍是不肯罢休,“这不是等你回来么,我还不困,能不能陪我说会话?”

“恩,好的”,文亦一知道,又是一个不眠夜……

这一晚两人聊得很开心,琴灵儿不知疲倦地说了些关于她以前的事,虽然有些事文亦一根本不能理解,但是文亦一还是很认真地听着琴灵儿的述说。不知道为什么,文亦一总感觉自己越来越喜欢这小丫头,从开始解救她,和长时间的相处,就是有一种想要去保护她的冲动。

清晨,文亦一早早的起来,以他现在的实力三五天不睡觉还是可以的,生好火,坐在火堆旁,架起昨天那只打好的野猪,仔细的清理了一下,就架起来烘烤,撒上些白宇轩之前给他的配料,不断地散发出浓烈的香味,许多人都被这香味熏醒了,不少人看着这鲜美的的食物,留下了久违的哈喇子,眼睛都冒出精光,尤其是铁血佣兵团的人,一个个像是想要独吞一样,看着文亦一又不知道怎么办是好,两个佣兵团有些纠葛,若是贸然说话,或许直接被拒绝。

文亦一看着眼睛直勾勾的这些人,不由得好笑,“这一只野猪也不能够,商团的人过来吃吧,佣兵团的去寻找吃的,然后再烤给你们吃。”听到文亦一说话,商队的人就一个个露出了笑容,走到火堆旁坐了下来,而那些佣兵团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办法只有再去寻找食物……

不一会儿就有好几个人从森林中走回来,手里拎着各种各样的野兽,每个人心里都是美滋滋的,打到总比没打到强。

就这样文亦一开始了烤肉运动,直到每个人都打着饱嗝才罢手,许多人很羡慕文亦一这一手技巧,纷纷的夸奖文亦一,文亦一也没有不好意思,毕竟你要是天天烤肉,你也能做的好吃,于是就仅仅只是勉强地回敬个微笑。

琴灵儿等到队伍要离开时还没有醒来,可能是睡觉太晚的原因,使得这小姑娘怎么叫也不醒,文亦一看着琴灵儿睡着的可爱模样,就不再去叫醒她,只好把她抱起来放到商队的马车上。

十余天的不断赶路,商队距离豫州城还有几百里,路上没遇上什么大的事,一路上所有人都高高兴兴的,一手好手艺的文亦一也是这个大部队的活佛了。

“商队的人听着,留下货物和身上的钱,可以留你们一条命,否则,死路一条。”看来这是遇到了强盗了,只见一个身材肥胖,仿佛一个大号木头水桶一般模样的人腆着大肚腩摇摇晃晃的走了上来,痴肥的脸上已经布满了汗水,更是不住的喘了几口粗气,仿佛这行走几步对于他这等人身材来说,已经是无比困难的事情。

所有人都觉得这些话也只是说着玩罢了,强盗们根本就不可能会给过往的商队留下一个活口,“商团退后,弟兄们做好战斗准备!”铁血佣兵团副团长神情紧张的面对着不远处的强盗们,心里没有了底,团长不在,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抵挡得住这些强盗。

商队的动作,强盗们一直看在眼里,“哼,是你们敬酒不吃吃罚酒,兄弟们上。”话刚说完,那强盗头子扭动着肥胖的身躯,步步为营,向着副团长冲了过来,大刀举过头顶,自上而下砍了过去,副团长无法阻挡,就在强盗头子一个大刀之下败下阵来,其余人看着副团长受伤,就连文艺一都不由得愣住了,没想到,这强盗头子居然是武导师强者,这也超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怎么啦?”琴灵儿从马车上探出头来,好奇地问道,这几天坐惯了马车,也就未再骑马,不紧不慢的走下了车,看着前方发生的一切。

“我们遇上了强盗,快到马车上去。”文亦一看着已经走出马车的琴灵儿,真是没办法,不该出来的时候偏偏出来。

“哈哈,这小妞不错啊,身材曼妙,小爷看上你了,哈哈哈。”这胖子油光满面,肥头大耳,荒淫的表情叫人好生恶心,在说话的同时,自己还向着琴灵儿挪动着水桶一样的身体。

感情细腻,洞察力极强,实力推荐!

最新章节

更多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