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介绍

此时的张月半目瞪口呆,她想不到事情败露的这么快,一时间呆若木鸡。“哼,无话可说了吧,我念你是我妹妹,识相送回盗取之物,否则就是报官这一条路”,文在幽一阵失落,哪成想招来了这么个亲戚,真是家门不幸。“大哥,不要啊,我还没活够呢,不能报官啊”,张月半号啕大哭,着实是个怕死之人,“我马上就让他们送回来”。张月半将老家的具体地址告诉给了文在幽,文在幽加紧派出护卫追赶,争取在几日之内追回财物。

竞孙大陆在线阅读

文在幽这半月去了荆州城,荆州城主盛邀荆州府各地商号,举办了一年一度的商会,作为荆州府下幽州城第一商号必定要赏光,每日觥筹交错,讨论如何经商,他也是不藏掖,经商经验鱼贯而出,一直应酬到很晚,最后还落了个副会长的职位,虽只是个虚名,却也是大家捧的,毕竟文在幽之名响彻荆州。

商会圆满结束后,文在幽便急匆匆赶回幽州城,想到投奔来的表妹,这表妹久居乡下,又没得文化,大字也不识一个,真怕她闹出什么事端来。

幽州城文府。

府门外的张伟执行着文亦一的命令,他心里有数,看到张月半叫喊声弱一些,她便叫停卫士,要是叫喊声强一些,就再次击打。玩儿的是不亦乐乎。倒是苦了张月半,此时的她已经是血肉模糊,却仍是骂个不停。

文在幽一行队伍了幽州城,快到达文府的时候,看到门外聚集了很多人,走的再近一点,却看到那胖了一大圈的表妹在那受着刑罚,哭天喊地的叫着。

“住手!”文在幽一个跃起从马上下来,快速走进人群中,半跪着伏在刑案旁,冲着张伟生气地说道,“胡闹!谁让你干的?”文在幽想什么来什么,这张半月终归还是出了事。

张半月由于痛地浑身是汗,眼前模糊一片,一听来人制止,用一只袖子擦去眼前的汗水,正瞧见那文在幽,顿时觉得有人给撑腰,厚着脸皮说,“你那不孝的儿子今天回来,什么也没说就给我用刑啊,大哥,你可要给我做主啊”,张月半一句话颠倒了是非,委屈地哭着。

“老爷,少爷的命令,可是.....”张伟想要继续往下说,却被文在幽直接打断。

“可是什么可是,赶快把人抬,丢人现眼”,文在幽命令着,看着卫士们将张月半抬进府内,他略带微笑,对着看热闹的百姓说道,“今日之事,是我本家之事,让大伙看了笑话,希望不要外传,毕竟家丑不可外扬,请大家海涵”,说完就头也不回地进了文府。

文在幽深知文亦一脾性,怎么也不能闹出这样的笑话,事情总得问个清楚,不然可能使得远房亲戚更加嚣张,也寒了文亦一的心。

张月半平素里嚣张跋扈惯了,对谁都是吆五喝六,也不等别人说话,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劈头盖脸的一顿神批,今天碰上这个小煞星,也是活该倒霉,想着先蒙混过关,再报仇不晚,反正自己已经转移了不少财产,男人和儿子都已经把那十几车的金银珠宝送回家了吧,想到这,内心一阵狂喜。

正厅之内,文在幽落座主位,面沉入水,文亦一坐于左侧第一的位置,阿宝站在他的后面,两人均是一声不吭。

“胡闹”,文在幽地拍了一下桌子,气不打一出来,“你知不知道这是你的姑姑?”。

“当然,刚知道”,文亦一伸了伸懒腰,毫不在意地说。

“知道你还能去打她?”文在幽道。

还未等文亦一说话,阿宝紧忙说道,“老爷,您未去荆州之时,您的妹妹张氏表现的还算良好,可不在的这段日子里,张氏就露出了獠牙,先是大手大脚的花钱,刘管家念其是您的妹妹,只是进行了劝说,可张氏变本加厉,将刘管家逼走,抢夺了财政大权,前几日更是将府中不少有价值的东西纷纷用马车拉回了老家,老爷你看,这是张氏拿走府中物品的账本,我们偷偷记了下来,只少不多”,阿宝拿出一本厚厚的账簿递给文在幽。

文在幽接过账簿,翻开第一页慢慢看了起来,可越往后看越是紧皱眉头,看到最后,更是气得他浑身发抖,“张队长,去把张月半给我抬过来”,面容阴沉,怕是要暴走了。

张伟得令,命令着卫士们将张月半用担架抬了过来。那张月半仍是哎呦哎呦的叫着,见到文在幽刚想要说话,却被文在幽抢在前头,“不知妹妹可否告知你的男人和孩子去了哪里,干什么去了,几时回来”,文在幽不紧不慢地对张月半问道。

“这个……”,张月半见事情要暴露,死死的指着文亦一大叫着,“他回来时我并不知道是你的儿子,就要劝走他,可他不问青红皂白,对我就是一顿杖打,可怜我这都被打开了花,大哥,你可不能听信他们的谗言,定要为我做主啊”,张月半动情的哭出了眼泪。

“这娘们儿说话跟放屁一样,老子可从未见过你这厚脸皮之人,”一个穿着紧身幽蓝色长衫的青年走了进来,看向文在幽等人,也不管别人的异样眼光,缓缓地走到右边的座位上,坐了下去,接着又道,“愁啥呀,你们审你们的,我就是来看个热闹,挺有意思的”。

一厅的人都被这青年搞糊涂了,哪有跑别人家里看热闹的。也只有阿宝知晓此人是谁。“老爷,这是少爷的救命恩人”,一语惊醒梦中人。这男子就是那天守护七星草的幽冥白虎,白宇轩,自从上次救过文亦一之后,一直在恢复伤势,伤愈便出来找他,才知道文亦一此时并不在文府,于是就在文府住了下来,下人们只知道是文少爷的朋友便都礼遇有加,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入,像极了未出阁的闺中女子。

文在幽顿时起身,朝着青年男子躬身抱拳,道:“犬子当日坠崖,多亏少侠及时出手,才挽救了小儿的性命,大恩不言谢,若少侠随时有吩咐,文某定当在所不辞”,文在幽真情流露,即使文亦一听了,内心也是极大的触动。

“行了行了,差不多得了,你不求我就行了,你继续,我看会儿”,白宇轩也不抬头地扣着手指甲。

这青年的特立独行,令大家难以理解。

文在幽也不好再说什么,看向张氏,知道她并未陈述事实,便将那本账簿直接扔到了她的面前,叹息一声,“你自己看吧”。

张月半哪里知道这是什么东西,自己大字不识一个,顿时有些呆滞。

“阿宝,给她念!”文在幽冲着阿宝说。

阿宝拾起账簿,开始念了起来。

“锦绣细纹罗纱二百匹,五彩缎绣一百匹,如意金丝纹衫五件,金秋虎皮一件,梦幻狼头摆件一个,玉珊瑚摆件一个,青龙麟一片,白玉熏炉一个,青花琉璃樽一对,五寸夜明珠一颗,云顶山千年人参一株,黄庭晚题字《天下归一图》一幅,华思邈医学手札一本,玛瑙金冠一顶,富贵牡丹红艳钗一支,八宝琉璃钗一支,翡翠玉镯一对,镶金玛瑙镯一对,鸾凤和鸣耳环一对,还有黄金一百两”,阿宝可算是念完了,任他在怎么也想不到,这女人居然如此贪财。

此时的张月半目瞪口呆,她想不到事情败露的这么快,一时间呆若木鸡。

“哼,无话可说了吧,我念你是我妹妹,识相送回盗取之物,否则就是报官这一条路”,文在幽一阵失落,哪成想招来了这么个亲戚,真是家门不幸。

“大哥,不要啊,我还没活够呢,不能报官啊”,张月半号啕大哭,着实是个怕死之人,“我马上就让他们送回来”。

张月半将老家的具体地址告诉给了文在幽,文在幽加紧派出护卫追赶,争取在几日之内追回财物。

几日后,在文在幽焦急的等待中,消息到来了,各类布匹、珠宝等等均追回,只有那虎皮、千年人参,还有父子二人和那一百两的黄金不知去向。多半是这村夫途中兵分两路,带好一部分财物,却不知其他东西的价值,将剩余的东西托付给文府中负责护送的护卫,父子俩人乘驾一辆马车趁机溜走了。

听到这个消息,张月半两个月的成果付之一炬,又被这父子二人抛弃,变成了孤家寡人,顿时哭天抢地、如丧考妣,“哎呀……我这个命怎么这么苦啊……”。

文在幽仍念亲戚之情,不忍将其送至官府衙门,于是便又给了她一百两黄金,让张伟派人送回了老家,走之前警告其再不可来文家攀亲戚,张月半狠狠得点头,在伤好之后便离开了文府。文家终于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这一日,文亦一刚要出门,便被白宇轩叫住。

“喂喂喂,你小子过来”,白宇轩冲着文亦一说,“那啥,你是不是欠我点东西啊?”

“恩人说笑了,救命之恩,就是这条命也能给您,何况是欠您什么东西”,文亦一恭敬地说道。

“滚一边去,你一条命值个毛钱,我说我的定魂珠,老子千辛万苦把你从异大陆拽过来,你小子居然要独吞我的珠子不成”?白宇轩情绪有些激动。

文亦一大惊,心道,这穿越一事仅自己一人知晓,正愁不知道上哪找原因呢,搞了半天是他做的好事,这男子看上去肯定不一般,既然有如此异能,不如敬为上宾或招致麾下,若能任凭驱使,那以后还不称雄大陆。

“当日我见一光晕出现,想必是恩人的功劳,大恩当涌泉相报,不如以后住在文府,我等当尽犬马之劳”,文亦一也不啰嗦。

“嗯,你小子识相,可以考虑,不过珠子得给我,留在你身上用处不大,时间久了还会被反噬”,白宇轩紧张的说,看得出并非口不择言,接着指着一处草坪又道,“你坐那嘎哒,我把珠子取出来,放心,不会出事的”。

文亦一略显紧张的心放松下来,缓缓地坐在草坪上。

“来”,白宇轩手按在文亦一的眉心处,大喝一声,肉眼可见的一个黑色的珠子一点点凝练出来,逐渐成型,落于白宇轩的手上,五指一握,算是到手了。

文亦一站了起来,凑到白宇轩的身边,好奇的大眼珠子直勾勾的盯着他的手心。

“有啥好瞅的,上一边喇去”,白宇轩顺口说道,随后大手一挥,珠子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大哥,你东北的吧?”文亦一瞟了他一眼,悻悻地离开了,留下白宇轩一头雾水。

文笔很好,感情细腻,实力推荐。

最新章节

更多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