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介绍

“咦。”老者面带疑惑,微微蹦出一个字。少女缓缓而起,三千青丝披于香肩,眼眸之中淡淡忧伤道:“怎么了?杜老。”“刚刚我灵识探查了《冰凰寒月剑》的卖主,突然之中我的灵识被隔开了,那个空间仿佛独立于紫轩阁了。”杜老惊呼道。“立刻,放弃查看那两个人。莫要惹怒他们背后之人。”少女的咳嗽声又加重了几分。

圣帝邪尊免费章节阅读

通道之后,刘胖子担心的问张道:“老大,那么武技是哪里来的?”

毕竟这可是在紫轩阁,不是百花楼,紫轩阁可是整个不落大陆的搅动天下的大势力,他们两个蚂蚁一般的世家公子算个啥?还不够人家塞牙缝的呢。万一真的被弄去做肥料…………胖子想想脸上流露出痛苦之色,悔恨交加。

“地摊买的,拿进来看看能不能价钱高点。”张取笑着刘胖子。

刘胖子:“……”

“要不你先走吧!待会事情全推在我身上,你还能保命。”

“放屁,老子虽然平时大大咧咧,但老子这辈子最看重的就是情义。老大你想什么呢?”刘胖子气愤道,仿佛触动了他的底线。

张暗自点头,本来就想考验一下刘胖子是否能堪大任,结果他的品行还不错。

突然,楼上一阵仓促的脚步声闻声而来,一名佝偻的老者出现在二人的视野,身带一股股冷淡的威势,比外面大堂之中的气息更加浓厚。很显然,整个紫轩阁的气息都来自老者。

“请问两位公子是否要卖这《冰凰寒月剑》。”

老者一双眼睛看似温和,但是内蕴的光芒却精若寒芒,这个人,便是京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紫轩阁分会阁主—杜老,至于他的名讳,就没有人知道了。

“是…我。”刘胖子背后一身汗珠,都这个时候了也得打肿脸充胖子上去回答。

“敢问二人如何得到这部地阶的呢?”杜老淡淡的看了二人一眼,目光平和却隐含傲气。

张和刘胖子乃是京城之中最无赖的两位公子哥,整天风花雪月般浪迹各个场所。杜老既然做了紫轩阁分会的掌舵人,京城各方势力是必然要了解的。他相信,这部肯定不是这两个人的,一定是某位隐世高人拖他们两来卖的。

“啊!”刘胖子一时语塞,此时心中的畏惧早已抛之脑后,换言之的是惊诧,这……居然是…真的…………

“一名衣衫褴褛的老者遇到我俩,给了这部,叫我们拿来拍卖,实成之后收他为记名弟子。”张眼神之中佯装一丝恐惧,快速的说出。

至于为什么没有收张为记名弟子,杜老一眼便知,张是天生无法修炼,收他为弟子又有何用呢。

刘胖子:“……”

果然,背后有高人,不然这两个怂包怎么会有地阶下品的冰系,不过哪位高人居然能看中刘家的公子。京城之中其他天骄数不胜数,居然看中了他,真的是走了狗屎运了。

杜老摇了摇了头暗暗失望,他当然不会觍着脸问一些关于如何找到背后哪位高人的事情,然后拉拢。他知道有一些高人不愿意来紫轩阁就是不想被世人所知,如果他违背了意愿,估计下场更是惨不忍睹,他不会傻到送死。天下之大,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他还是有一些自知之明的。

“二位公子,这是我紫轩阁至尊级别的贵宾卡,在我紫轩阁买东西可享受八折,卖东西也可不要手续费。而且还能透支使用。”杜老恭敬拿出一张紫轩阁特制的贵宾卡。

刘胖子双手像是得了帕金森一般,直直抖动,小心翼翼的伸手去触摸。

我滴乖乖,这可是紫轩阁至尊级别的卡,在天玄国发放出去的只有两张,一张是皇宫里的那位,另一张,便在自己的手中。刘胖子心中更是几万只而过,昨天老子还是小小世家公子,今日就摇身一变,和皇帝齐平了,心中对张更是佩服的五尺投地。

“来人,送二位公子入顶级雅间观看此次拍卖。”杜老威严的声音涌现出去。

屏风之后,四名绝色花枝招展莲步点出,盈盈起舞,散发徐徐而来的特制香味,迷人可餐。

“刘公子,张公子,请随我们来。”少女们绵绵悠音,酥碎了刘胖子的内心。

“好好好…”刘胖子激动塞班肥肉抖动,哪里还有之前的震惊和害怕。

张:“……”

这尼玛就是看到女的走不动路,想归想,张自己也装出迷恋的模样,防止眼前的杜老起疑心。

烂泥扶不上墙,杜老心中暗骂,更是嫉妒的要命,哪一位高人真是眼睛瞎了,看上这么两个奇葩。

紫轩阁至尊级雅间,刘胖子坐在上好檀木的椅子上,舒适地躺着,享受着们的按摩,喝着上好的凝神茶,好不快哉!

张面色凝重,刚刚一瞬间,他感觉到了一抹灵识而过,似在窥探。很明显,那个杜老不太老实。

张玄力引出身体,略施小计,周围空间瞬间与外界隔开。前世的记忆在脑海中,这点小禁术脑海之中何其之多。

紫轩阁顶楼。

“咦。”老者面带疑惑,微微蹦出一个字。

少女缓缓而起,三千青丝披于香肩,眼眸之中淡淡忧伤道:“怎么了?杜老。”

“刚刚我灵识探查了《冰凰寒月剑》的卖主,突然之中我的灵识被隔开了,那个空间仿佛独立于紫轩阁了。”杜老惊呼道。

“立刻,放弃查看那两个人。莫要惹怒他们背后之人。”少女的咳嗽声又加重了几分。

“是,小姐。”老人恭敬道。

能够隔断杜老的灵识,很明显,对方的修为在杜老之上,以杜老的身份,在天玄国可以说是皇帝都要给几分薄面。而这两人背后之人明显丝毫不惧,所以少女下令阻止了下来。

“小姐,你的病,要不要………”杜老担忧地说道。

“不必了。让我安稳的过完剩下的时间吧!”少女挥了挥手。

老者,缓缓退下,房间之中留下间间续续的咳嗽声。

呵退端茶按摩的粉黛,刘胖子忍不住好奇问道:“老大,你怎么会有那部地阶?”

张淡然的敲了敲桌子微微回答:“刚才不是说了吗?胖子,只是那个人不是你,是我而已。”

“老大,你开玩笑的吧!你还不如我呢。哪位高人看到我俩不是先选我,反而选你?”刘胖子善意的嘲讽道。

张:“………”

嘴里的刚刚入喉咙的茶差点喷出来,憋了好久没好气的说道:“我怎么知道那位高人怎么想的,就看上我了,你要是想去询问,下次我带你去。”

“别别别,我还是不去的好。”刘胖子连忙招手畏惧的缩了缩脖子。他对张还是信任的,因此没有多问。

哪个大人物没有些脾气,让他刘胖子去,可能都不可能,他还嫌活的不够长呢!

茶过三巡,楼上的雅间早已预订的满满的,就连大堂之中的拍卖台下也人山人海,都想着目睹一番普通人望尘莫及的宝贝。如果机会好的话,说不定还能破天荒地买一个。

作者笔扫千军,将男女主角刻画的维妙维肖

最新章节

更多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