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介绍

现在的天玄国表面上风平浪静,实则波涛汹涌,经过上一次的大战,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这么些年来,天玄国边境与周边国家摩擦不断,若此时发起战事,张并不希望张镇国拖着残烛之躯守卫天玄国,因此,他必须当此大任,他没有爱国情怀,但是他不能看着亲人离去。昔日,他张家满门将才。今日,他张依旧发扬光大。“老大,和我爷爷谈的怎么样了。”一直在大厅之外焦急等待的刘胖子大步跑来询问道。

圣帝邪尊精彩章节

“一个月,时间太短了些,现在的我依旧太弱,看来需要赚钱买药材,毕竟以后飘渺阁的花费也要钱。”出了刘家大厅,张感叹道。

现在的天玄国表面上风平浪静,实则波涛汹涌,经过上一次的大战,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这么些年来,天玄国边境与周边国家摩擦不断,若此时发起战事,张并不希望张镇国拖着残烛之躯守卫天玄国,因此,他必须当此大任,他没有爱国情怀,但是他不能看着亲人离去。

昔日,他张家满门将才。

今日,他张依旧发扬光大。

“老大,和我爷爷谈的怎么样了。”一直在大厅之外焦急等待的刘胖子大步跑来询问道。

“一个月之后,定亲。”

张露出久违的笑容,朝着刘家大门走去,留下了一愣一愣的的刘胖子。

“什……么,老大,成了……我姐夫了?”

这么狗血的吗?别人家都是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而我,就要和我姐夫一块逛窑子………

“不是,老大怎么回事,等等我啊!”刘胖子提步而去。

……………………………

京城的街道熙熙冉冉,路边各色各样的人群为了生计大声吆喝着自己的东西,丹药,武功秘籍,都是些不入流的低等“产品”。

马车之中,张看向窗外,回想起前世的无数丹药。清虚丹,顾名思义,清除男子床事不行,增强那方面的能力。也是前世张自己随手研制的小玩意。

“胖子,你最想要的是什么?”张思考一会儿随即问道。

“钱,啊!老大。”胖子原本耷拉无精打采的刘胖子瞬间来劲了。

“若非要选一样呢?”

“钱,没有钱哪来的?”刘胖子随即没好气道。

原因无他,主要就怪刘家怕刘胖子惹事生非,因此每月给的钱少的要命,每个月的月初,他是神仙,月中便是普通人,到了月末就是乞丐一个,就靠着张养活,至于张?他可是将军府唯一继承人。老爷子能不给钱吗?

张满意的点了点头,至少刘胖子还有救,不至于堕落到扶不起来的地步。

“那你不认为修炼很重要?”张随即反问道。

“修炼,修个屁,老大你咋想的,你看看我刘尚书家继承人,天玄国有谁敢惹我,既然不敢惹我,我修炼个屁,浪费时间。”刘胖子扣了扣鼻子自信道。

张:“……”

“对了老大,今天紫轩阁搞了场拍卖会,要不要我们去看看。”刘胖子斜眼建议。

紫轩阁,总部设置在不落大陆最强国家龙腾帝国,分会更是遍布各个国家和主要城市,是名振天下的不落大陆第一大商会,已经传承近千年,非但没有日益衰落,反而日益增强,逐渐成为搅动各国战事的庞大势力。

“可以。”张点头答应道,心中更是打算去卖清虚丹,开牟取暴利。

眨眼间,马车横穿七八条街道,拐了一个弯,继续向前走去,渐渐的人流量已然减少,就连气氛也变得大不一样了。

紫轩阁,到了。

一块镶嵌着绿玄晶的黄金牌匾高挂阁楼之上,“紫轩阁”三个字横在牌匾之上,虽然只有三个字,但是却带有一种无形的威慑力,与京城之中的其他街道的繁花不同,来到这里的人数量很少,而且大多是京城中的权贵之人,他们都脚步匆匆,不敢喧哗,仿佛唯恐惊到了什么。

当然,紫轩阁不仅仅是一个交易的商会那么简单,之所以能够雄霸不落大陆,它背后的势力之大可想而知。当初,家中的老爷子没少告诫张,哪里都能惹,但唯独不能惹紫轩阁,因为他张家再紫轩阁眼中不过是一个不入流的小小家族,没有任何资格个紫轩阁叫板。

当然,也不是什么东西都能拿到紫轩阁拍卖的。在紫轩阁内,只经手高档稀有的宝贝,一些低等不堪入目的东西根本不予理睬。因此,紫轩阁出售的东西也不是普通人家能够买的起的,对于那些大势力来说,他们也有很多的资源来自紫轩阁。紫轩阁每一个月的拍卖更是座无虚席。

张望着头顶的牌匾,没有丝毫的震惊,仿佛一切那么淡然。

“走吧!”

张个刘胖子步入紫轩阁,对于普通百姓来说,他们对紫轩阁有着浓浓地敬畏,因此,经过紫轩阁都会快速匆匆离开,不敢造次。张和就胖子一路走来,引起不少人的注意,但看着二人的服装装饰,走路沉准稳重,他们脸上也露出些许的羡慕,能够紫轩阁交易的,都是大人物,更何况是张呢。

紫轩阁地内部,甚至是超过百花楼,寂静的大堂带着一种若有若无的压迫感,普通人走进来都会被这里的气氛压抑的喘不过气来,一排排货物架上摆满琳琅满目的物品,丹药,武器,药材,武技,低等玄兽的内丹等等……应有尽有。但是,这里售卖的东西更是价格高大,是普通人家一辈子也买不起的。

“胖子,带了多少钱?”张问道。

“老……大,我这个月的零花钱都花完了,我们来就是玩玩,我俩的钱加起来也不够买这里的东西的啊!”刘胖子无奈道,眼神之中尽是凄惨,道尽了一个世家公子的悲哀。

张摇了摇头,径直走向前去。

紫轩阁的后面有一个vip通道,但凡有重大珍宝都可以拍卖。但是,如果有欺骗紫轩阁的想法,便会死无全尸,被杀掉给花花草草当肥料用。

“胖子,待会这部你说是你的,卖出去以后给你一成。”张说着把自己平时闲来无事随手回忆的一部菜到极点的《冰凰寒月剑》,暗自塞给了刘胖子。

“啊!不是,老大这靠谱吗?咱们不带这么玩的啊,你随便拿个垃圾出来,最后让小弟给你抗后果。”胖子欲哭无泪道。

心想老大这真的玩大了吧!紫轩阁也是能随便乱惹的地方?这要是被我爷爷知道了,我非掉几层皮不可。眼瞅着,刘胖子被张推到了vip通道。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上了,谁让我摊上个这么个老大。

“快看,那条通道,刚刚了两个人。”

“是谁?那里可是一年没人敢了。”

一个人的声音颤抖着,上一次同样有一个人扬扬自己的宝贝是独一无二的,结果了,就再也没有出来过。

“张家公子张,刘家公子刘富贵。”

“这两个人可是京城有名的纨绔子弟,今天来紫轩阁闹不会是活腻歪了吧!”

“这下有好戏看咯。”

“………”

众人在大堂之中议论嘈杂,一阵阵嘲笑和看戏的心情。

通道之后有一柜台,柜台旁边坐了一个看上去四十多岁的男子,他看了一眼走进来的张和刘胖子,眼神依旧毫无感情,面色冷淡的说道:“买,还是卖?”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最新章节

更多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