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介绍

周沫推开门,冷冷的对曲清雨说,“你以后要再欺负小宝,我就让你从这里滚出去!”

    曲清雨气恼的从贵妃榻上站起身,蔑视的看着周沫,“你跟我说话客气点,你有什么权利对我这么说话?”

    周沫嫣然一笑,“因为我为盛家生出了一个儿子,我肚子里又怀了一个,如果我我现在对盛南平说,你不滚出去,我就不救小宝了,你猜盛南平会不会为了你肚子里面素未谋面的孩子舍弃小宝!”

    曲清雨冷哼一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孩子是盛南平花一个亿买的,你不敢不生的!”

    “错!”周沫目光灼灼的看着曲清雨,“盛南平的一个亿给了我爸爸,我来这里忍气吞声委屈求全是为了小宝,如果不是因为小宝生病,就算给我十个亿我也不屑看你们这恶心的嘴脸!

    我告诉你,不要低估一个妈妈对孩子的爱,如果你再敢窝藏祸心欺负我儿子,我会想尽一切办法让你滚出去!”

    曲清雨被周沫眼中的寒意吓到了,嘎巴了两下嘴,说不出话来。

    周沫见曲清雨没有再同她对吵,她的语气也缓和了几分,“既然我们要在一个屋檐下生活很久,我希望你能安分守己点,不要招惹我和我儿子!我,小宝,加上我肚子里的孩子,与你是三比二,如果我们打起来,你不见得会得便宜!”

    曲清雨轻哼一声,“好像谁愿意搭理你似得!”

    “正好,我也不愿意搭理你!”周沫转身到试听室去找小宝,猝不及防看见盛南平站在楼梯口的地方,目光审视的看着她。

    盛南平不动声色间,威压已经铺天盖地。

    周沫被吓得一激灵,想起之前盛南平对她的警告,她不由害怕。

    &nbord天啊,又被盛南平逮到她在家里撒野了!

    周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奔跑去视听室,找她的小宝贝,小护身符去了。

    周沫进到视听室里,反手就将视听室的门锁上了,紧紧抱住沙发里小宝。

    “姐姐,你怎么了?”小宝眨巴着大眼睛疑惑的看周沫。

    “盛名同学,姐姐点怕冷,你借给姐姐一点儿温暖吧!”

    “好。”小宝自然是非常愿意了,开开心心地给周沫一个小拥抱。

    周沫陪着小宝看了一个动画片,然后小心翼翼的打开视听室的门,整个二楼静悄悄的,盛南平和曲清雨好像都不在。

    她带着小宝下楼,来到她的房间。

    虽然她的房间小,但空气很好,房间旁边就是花房,风景如画,阳光充足。

    小宝出生以后一直住宽敞舒适的大房间,看着周沫的小房间很是诧异,也很不习惯,他小眉头微微皱着:“姐姐,你怎么住在这里啊?”

    “姐姐喜欢这里啊!”周沫很快乐的笑着,“这个房间小,感觉会很温暖,这个房间里的一切都归姐姐支配......”

    周沫四处看看,见这屋内空空如也,也没有什么可供她支配的东西,她索性指指白色的墙壁,“比如这么

    墙,我们可以在上面涂鸦的!”

    “可以在这里画画吗?”小宝的大眼睛立即亮了。

    宝啊,你啥意思啊,真想涂啊!

    周沫看着小宝兴奋向往的样子,豁出去被盛南平罚跪内堂了,的点点头,“真的!”

    小宝立即欢跳着去取他纯天然的画笔了,同周沫一起涂鸦。

    周沫想,在墙上涂一笔也是涂,涂一墙也是涂,干脆同小宝畅快的在墙上画了起来。

    小宝从出生后就享受锦衣玉食,但总是被要求学习这个,谨记那个,从来没有这样畅快淋漓,无拘无束的玩过,开心的不住笑着,叫着。

    盛南平由健身房出来,就听见儿子脆生生的笑,心里不由一动,自从把这个孩子抱回家,他从来没听见孩子笑的这样大声,这样欢快过。

    想起之前周沫和曲清雨的争吵,盛南平不得不承认,世间的亲妈真是比后妈好,周沫那股护犊子劲,让他有些相信,周沫回到这个家里是为了小宝。

    盛南平很好奇周沫和小宝在房间里玩什么,笑声不断,他们两个的午餐都是叫佣人送到屋内去吃的。

    他坐在沙发上看了半晌的财经新闻,见小宝还没有走出周沫的房间,而房间里的笑声消失了,变得无声无息的。

    盛南平心中疑惑担心,起身走向周沫的小房间。

    房间的门虚掩着,盛南平轻轻一推就开了。

最新章节

更多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