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介绍

鲜血划过他的脸庞,他彷徨,追忆,叹息...唯独没有后悔。
以便...自己所不在的世界,进行早已安排好的反击......
.
沧澜山下,
浑黄的甘草搭建着座座小屋,中间来来往往不停穿梭着披掛兽皮,手提骨器的高壮蛮人。
望着眼前古老蛮荒,却充满生命力的原始部落,杰罗姆・亚伦还是有些难以相信,摸着身旁高大崎嶇的树乾,粗糙且冰凉的触感传入掌心,才让他感受到少许真实。
亚伦陷入沉思,此时,树下却传来声响。
摸了下早已扁压的肚子,亚伦回声,“来了!”,然后凭借记忆及不错的身体素质,两三下跳下树去。
有着曾经这具身体的记忆,亚伦也没怎么埋怨。看了看正在专心啃着自己手上骨头的克莱夫,问道:“族裡现在怎么样?”,随后自己也坐下身子端起盛有糊糊的石碗。
心头这样想,但嘴上却还是迅速的回声道:“为了让受伤的勇士尽快恢復,族中的鸵兽已经不多,加上西面那块果林被黑蛮子抢过去,木果子也只有窖底的一堆,狩猎人数减少,在东面的猎场上能猎杀到的野兽也越来越少,要不了个月,族内可能就没有吃的了。”
按捺住本该不属於自己的悸动,对着克莱夫问道:“长老会有什么对策?”
亚伦默然,
曾经的他本是无神论者,但自身这种奇异的存在,无疑让他感觉也许真有更高等级的神灵。
此间无语,亚伦也只能专心地一边搜寻脑海中的其他记忆,一边啃着只有丁点肉掛在上面的兽骨。
亚伦所住的茅草屋身处半山腰,是族长的居所,也是部落最高的位置,克莱夫走后,亚伦爬上更为高大的树木,再次认真观察起山下部落来。
自从三个月前老族长,也就是亚伦的父亲离世后,
再加上森林中神出鬼没的凶猛野兽,甚至是魔兽,又将有多少人葬送进森林裡,曾经的亚伦就想猎杀魔兽,以解决部落的燃眉之急,但却因此重伤逝世,而命运就是如此捉摸不透,让死在另一时空的他重获新生。
脑中的记忆越发清晰。
如此依山伴水,得天独厚;如今沧澜蛮族,却陷入生死存亡的边缘。
一个商场失败的男子,正式的準备接受来自命运的指引。
“加油...加油...”
“柯克,加油,左手抓牢。”
空地边缘,亚伦静静的站在一旁盯着正在摔跤玩乐的孩子们,身为蛮族人,从小就尚武好斗,摔跤也一直都是蛮族人的日常活动。
“啊!”
而柯克也倒在地上,挣扎着想要爬起。
其他小孩看见亚伦走过来,纷纷行礼,“参见代族长。”
看着从发丝到脚趾全沾满泥土,脸上还沾满灰尘的柯克,亚伦感觉心底有所触动,想说点什么,但看着四周所有小孩瘦弱的身体,简陋的兽皮衣,仿佛嘴上掛有千斤锁,什么话也说不出口。
心中苦涩,眼前情景着实让他有些震惊,记忆远没有自己亲眼所见得这般真实,蛮族人,平均身高两米,部落最鼎盛时期,人人身强体壮,如今却连小孩这正要长身体的所需食物,都没法供给。
这裡,并不是世外桃源;这裡,更不是一场模拟游戏;这裡,每个人,都在上演着生命恆古不变的主题---“生存”。
没走多远,身后隐约传来那两个小孩的争吵。
“哼!我阿爹也在床上养伤,吃的也都偷偷给阿爹了,我嚼了两天兽皮,照样打败了你。”
..........
每个人都自发的拼尽力气,为这个部落,为这个大伙共同的家努力着,哪怕现在部落危机重重,哪怕部落勇士受伤大半,但他们骨子裡绝不存在退缩。
亚伦看着身后红黑的泥地上印出的无数脚印,其中正中间崭新的正是自己所行。

最新章节

更多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