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介绍

“吱呀~~”老旧的防盗门打开,发出沉重的噪音,一股阴寒的气息扑面而来。
“都说一楼潮,没想到会这么潮?”派出所民警老何跟在开门的王祥身后,打了个哆嗦。
王祥声音发颤“没有啊,我家,我家平时不是这么潮这么冷的……”
两个人慢慢跨进门,一股浓烈的焦糊味立刻将他们包围了起来。“什么东西烧焦了?”老何皱着鼻子,使劲儿闻了闻“还是线路烧坏了?”
“小宝儿!”王祥高声叫着儿子的小名,却没有人回应。屋内静的出奇。
“都出去了?”王祥有点儿不确定“不应该啊?菊……菊英?”他又试探性地叫一声。
小卧室的门微微动了一下。
“菊英?小宝?”王祥叫着妻子和儿子的名字,慢慢向小卧室靠近。
小卧室的门又悄然打开了一点,露出一丝狭窄的缝隙。
“菊英?小宝?你们在里面吗?”王祥快走几步,伸出手想把小卧室的门打开,就在这时,他身后的老何猛然扯住他的胳膊,将他拉了回来“老王,别过去!”
王祥没有抱怨老何粗鲁的动作扯疼了他的胳膊,他更在意老何急促而带着深深惧意的声音。
是什么让一个见惯穷凶极恶的老警察产生了恐惧?
顺着老何颤抖的手指所指向的方向,王祥渐渐低了头,看向小卧室只开了一线的门口。
一只毛茸茸的小脑袋从门里探了出来,雪白,可爱,让人想抱起来宠爱的猫咪。
“小雪球!”
听见主人的呼唤声,原本低垂着头的猫咪,缓缓抬起头来,原本是眼睛的地方,只有两个深不可测的黑洞。然后,“小雪球”看着王祥和他身后的老何,慢慢裂开粉嫩的小嘴巴,一直咧到耳根,露出白森森的牙齿——
笑了。
“啊!”王祥大叫一声,转身就要逃离这个曾经是自己家,此刻却宛如地域一般阴森的处所。
“别慌!老王别慌,也许那只是幻觉!屋里这么黑,也许是我们看错了!”老何想拉住歇斯底里大喊着向外跑去的王祥,但只是徒劳。
王祥像疯了一样往门外跑去。他不知道这是不是幻觉,但从黄昏折磨自己到现在的种种怪异,仅用“幻觉”能解释的清吗?半晚上的经历似决堤的洪水汹涌而至,在将王祥淹没之前,他竟生出了几分委屈我这是招谁惹谁了?怎么事情就发展成这个样子了?
┄┄┄┄┄┄┄┄┄┄┄┄┄┄┄┄┄┄┄┄┄┄┄┄┄┄┄┄┄┄┄┄┄┄┄┄┄┄┄┄┄┄┄┄
傍晚。
“咣!”防盗门在身后狠狠撞上的刹那,儿子愤愤的吵闹,和儿媳妇惺惺作态的抽泣声顿时被隔绝了。世界清静了。
憋着一口气冲出门,王祥略有些。他站在满

最新章节

更多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