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介绍

菜肴一一端上来,煎得七成熟的牛排滋啦滋啦的溅着油花,那侍者非常小心的用银色的罩盘挡在两人面前,直到确定不会再有油点喷溅出来才撤了手。

另一边立着的侍者将醒酒壶端了过来,恭敬的俯身斟酒。

包间里灯光旖旎,窗外歌声婉转,有夜晚徐徐的微风吹拂进来。

沐晚拿起杯子敬凌慎行:“多谢少帅。”

能见到,已经是帮了她的大忙,剩下的事情只能靠她自己了,而面前这个男人,她对他没有足够的信任,更不会将这件事告诉他,谁知道他到底是站在哪一边的。

“不必谢,这是你应得的报酬。”凌慎行语气淡淡,与她轻碰了一下杯子,杯中的酒红轻轻晃动了一下。

沐晚先是一愣,但马上就理解了他的意思,去探望和这顿西餐,不过都是为了感谢她治好了四姨太,以他和四姨太青梅竹马的交情,他是不想欠她这份人情。

竟然生疏至此,坐下来吃饭却是因着外人。

沐晚倒不是很在意,本来这段婚姻对她来说就是可有可无的,他心里想着谁念着谁,和她没有一毛钱关系,她只要本本分分的演好凌家少夫人的角色等着杀青就好。

她很豪爽的干了杯中酒,还冲着他晃了一下空杯子:“先干为敬。”

她的头顶是只铜制的烛台式欧氏吊灯,色彩沉稳,灯光暗黄,淡淡而轻柔的光芒落在她白皙的额头里、黑亮的瞳孔中,因为喝了酒而微有酡色的脸颊上,她这样没心没肺般的笑着,越发显得娇美动人。s3;

凌慎行顿了下,把红酒杯递到唇边,也跟着一饮而尽。

沐晚酒量平平,喝了两杯就已经头晕眼花了,为了避免失态,她只好一个劲儿的吃菜。

“好像几百年没吃过饭似的。”凌慎行瞧着她狠吞虎咽的样子,嘴角扬了扬,“我们凌家可是亏待你了?”

沐晚叉了一块牛排放进嘴里,翻了个白眼:“在你们凌家也吃不到牛排,更何况有这么精致的餐具,吃东西也更香了。”

餐厅里的刀叉勺子都是特制的,带着浓烈的西方色彩,在寻常的餐桌上是见不到的。

“你要是喜欢吃,我常带你来吃就是了。”凌慎行叫来侍者又烤了一块新的牛排,真把她当猪喂了。

又吩咐侍者将一套新餐具装在木制的盒子里送给了她。

沐晚也没客气,收下礼物,风卷残云的把牛排全部吃光,一心只顾着吃,反而没有在意他的那句话。

直到回到凌府,她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他说“常带你来吃就是了”,那就是还有第二次,第三次?他带她吃饭不是为了四姨太吗,难道她救了四姨太还获得了一张免费而长期的西餐饭票?

这倒是划算的很。

沐晚喝了酒,人也晕晕的,一回到桂花苑就让翠娟端了热水来洗了脸,脸一洗,人也精神了不少。

翠娟递了干毛巾给她,“少夫人,听说您和少帅一起出去了,少帅对您真是越来越不同了。”

沐晚接过毛巾,心想:“这消息传的真够快的,现在恐怕所有的院子里都知道她跟凌慎行外出了。”

“不过就是替少帅办事。”沐晚话音刚落就听见外面传来娇滴滴的声音:“妹妹歇息了吗?”

最新章节

更多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