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介绍

“thatsmyspot!”宫雨晨如同谢耳朵看着第一次来家里的胖妮说道。罗恩迅速站起来,一个踉跄地坐在了哈利身边。宫雨晨单手一挥,座位上的零食碎屑随着一阵风刮进了垃圾箱。“无杖施法!还是无声咒!酷!”“什么意思?”哈利困惑地看向罗恩。“无杖施法是只有到高年级才能学到的技巧,能熟练运用的人很少;刚刚那个还是无声咒,这需要相当高的魔咒水平,即便是魔法部的傲罗也使不出几个。”罗恩一脸震撼地看向宫雨晨。“不愧是华夏的魔法师……”哈利低声呢喃着。“华夏!你不是英国人?”罗恩诧异地问道。“不是。”宫雨晨再次看起了书。“霍格沃茨从来没收过华夏的学生啊?”“出国留学。”“你刚刚用的是什么魔法啊?”“你学不来。”……哈利安慰罗恩,最起码比他从宫雨晨的嘴里每句都多扣出了几个字。“对了,我哥哥教了我一个咒语,可以将老鼠的毛色变黄,要看吗?”“当然!”相对于宫雨晨这种过于夸张的魔法,哈利更想看一些比较有趣味的。当罗恩掏出自己的老鼠时,宫雨晨才稍微抬头瞄了一下。阿尼马格斯,西方魔法中的高等变形术,施术者可以将自身变成另一种生物(魔法生物除外)。宫雨晨不动声色地施法感知着这只小老鼠——小矮星彼得。虽然在原著里,彼得呈现给读者更多的是一个自私、虚伪、懦弱的叛徒形象,但是,宫雨晨有另一层解读:在学校时他混在詹姆他们的小团体,说明他有野心,渴望变强;中途出卖詹姆一家,说明他心狠无情;敢引发爆炸杀死无辜人同时又嫁祸给小天狼星,表现出他的狡猾和手段;能在罗恩家装成老鼠12年而不被人发现,说明他的坚忍和实力。

霍格沃兹里的阴阳天才小说精彩试读

“晨!他叫罗恩·韦斯莱,他也没有包厢可去了,我就让他进来坐的……”宫雨晨双眼死死盯着眼前的罗恩,哈利有点害怕地向他解释着。罗恩从来没有被这么盯过,眼前的男孩虽然外貌普通,但双眼充满了冰冷的沧桑。罗恩嘴里还叼着哈利刚买的南瓜派,但完全不敢嚼,仿佛被美杜莎凝望着,浑身上下全是冷汗。

“thatsmyspot!”宫雨晨如同谢耳朵看着第一次来家里的胖妮说道。罗恩迅速站起来,一个踉跄地坐在了哈利身边。宫雨晨单手一挥,座位上的零食碎屑随着一阵风刮进了垃圾箱。“无杖施法!还是无声咒!酷!”“什么意思?”哈利困惑地看向罗恩。“无杖施法是只有到高年级才能学到的技巧,能熟练运用的人很少;刚刚那个还是无声咒,这需要相当高的魔咒水平,即便是魔法部的傲罗也使不出几个。”罗恩一脸震撼地看向宫雨晨。

“不愧是华夏的魔法师……”哈利低声呢喃着。“华夏!你不是英国人?”罗恩诧异地问道。“不是。”宫雨晨再次看起了书。“霍格沃茨从来没收过华夏的学生啊?”“出国留学。”“你刚刚用的是什么魔法啊?”“你学不来。”……

哈利安慰罗恩,最起码比他从宫雨晨的嘴里每句都多扣出了几个字。“对了,我哥哥教了我一个咒语,可以将老鼠的毛色变黄,要看吗?”“当然!”相对于宫雨晨这种过于夸张的魔法,哈利更想看一些比较有趣味的。

当罗恩掏出自己的老鼠时,宫雨晨才稍微抬头瞄了一下。阿尼马格斯,西方魔法中的高等变形术,施术者可以将自身变成另一种生物(魔法生物除外)。宫雨晨不动声色地施法感知着这只小老鼠——小矮星彼得。虽然在原著里,彼得呈现给读者更多的是一个自私、虚伪、懦弱的叛徒形象,但是,宫雨晨有另一层解读:在学校时他混在詹姆他们的小团体,说明他有野心,渴望变强;中途出卖詹姆一家,说明他心狠无情;敢引发爆炸杀死无辜人同时又嫁祸给小天狼星,表现出他的狡猾和手段;能在罗恩家装成老鼠12年而不被人发现,说明他的坚忍和实力。

“这是个需要特别留神的可怜虫。”宫雨晨心里盘算着。就在罗恩咳了一声打算开始时,包厢门被推开,一位满头棕色却乱蓬蓬的卷发的女生走了进来,两眼放着光,居高临下地打量着包厢里的三个人。

“纳威的蛤蟆丢了,你们有谁看到了吗?”“great!人齐了。”宫雨晨看着面前的“黄金铁三角”的最后一位——赫敏·格兰杰,无奈的摇了摇头:剩下的旅途不会无聊了。“你在施展魔法,让我们开开眼界吧!”赫敏抬了抬下吧看着罗恩。罗恩充满斗志地念出咒语,也毫无以外的失败了。

“你肯定这真是一道咒语吗?”赫敏问。“看来不怎么样,是吧?我在家里试过几道简单的咒语,只是为了练习;而且都起作用了。我家没有一个人懂魔法,所以当我收到入学通知书时,我吃惊极了,但又特别高兴,因为,我的意思是说,据我所知,这是一所最优秀的魔法学校——所有的课本我都背会了,当然,我只希望这能够用——我叫赫敏·格兰杰,顺便问一句,你们叫什么名字?”

“我叫罗恩·韦斯莱。”罗恩嘟囔了一下。“哈利·波特。”照旧赫敏对哈利发表了一番“就魔法书籍中哈利所占篇幅”的惊讶式的读书报告。“《翠玉录》?你在看有关炼金术的书?”赫敏转头看向窗边的男孩时,在看到书名后相当震惊。“要想选修炼金术课程,必须在五年级的o.w.l.考试中,变形术、魔咒、魔药、古代如尼文这四门均取得‘o’的成绩才能学习。”“疯子。”罗恩在心里偷骂脏话,不知道是说赫敏还是宫雨晨。

“知道的不少——还有,你的拉丁文不错。”(翠玉录的翻本使用的是拉丁文)宫雨晨头也不抬的敷衍了一句。赫敏一开始完全是被书名吓着,听到有人说话才认真观察期了宫雨晨:说实话,如果不是具有华夏人的特征,赫敏是会完全忽略刚刚有这个人的存在的。但是,当你发现他时,立刻就能被他的神秘所吸引。对于一个争强好胜的学霸来说,刚刚的情形让赫敏燃起了斗志。她快步坐在了宫雨晨的旁边,面向哈利,掏出魔杖坚定地施展出复原咒,看着哈利上下摆弄着刚修好的眼镜,赫敏洋洋得意时,回头看向宫雨晨,他头都没抬的又翻了一页书。

“你叫什么名字?”赫敏有些恼火,双眼紧盯着那个看书的男孩。“宫雨晨。”又翻了一页,“我的魔法怎么样?”“还行。”拿着笔写了几画。“我在跟你说话!”赫敏彻底怒了,作为从小到大都是尖子生的她,如此被忽视简直是一种侮辱。宫雨晨看都不看,单手掐诀向赫敏一指。赫敏还想讲话,顿时发现自己的嘴巴怎么也打不开,什么话也说不了。现在的赫敏满脸涨红,在包厢里张牙舞爪得,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在宫雨晨面前“呜呜呜”得玩“比手画脚”,附带着哈利和罗恩这两个想笑又笑不出来的观众。

“云深不知处蓝家的禁言术,和正宗的比起来还是差了点水准,大概一炷香的时间就自动解了。”宫雨晨合上书,放回行李箱后看向赫敏。“啊,不客气。当然,如果你能不烦我的话就更好了。”接着,看向哈利和罗恩说道:“就快要到学校了,你们也准备一下吧。罗恩,我建议你去一下盥洗室,你也不希望老师对你的第一印象除了雀斑、红头发,还有鼻子上的污渍吧。”罗恩摸了摸鼻子一看,飞也似的逃了出去。

宫雨晨瞥了一眼包厢门,面向赫敏问道:“我想要换校服了,你要看吗?”现在的赫敏宛如煮熟的螃蟹,想比划又被他的威压缚住了全身,狠狠地瞪了宫雨晨一眼,狼狈地走了出去。“晨……”“我讨厌自作聪明的女生。”哈利刚想说些什么,就立刻被宫雨晨打断。“你也赶紧换好校服吧,要到站了。”

列车放慢了速度,最后终于停了下来。旅客们推推搡搡,纷纷拥向车门,下到一个又黑又小的站台上。一盏灯在学生们头顶上晃动,哈利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高喊:“一年级新生!一年级新生到这边来!哈利,到这边来,你好吗?”在万头攒动的一片人海之上,海格蓄着大胡子的脸露着微笑。“来吧,跟我来,还有一年级新生吗?当心你们脚底下,好了!一年级新生跟我来!”

一路上,新生们随着海格连溜带滑,磕磕绊绊地随着海格走着。哈利和罗恩两人并排,一边望着周围已经漆黑的景色一边小声交谈;宫雨晨懒得使用术法照亮四周,走在海格身边,和海格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赫敏走在整个队伍后边,虽然禁言术已经结了,但她完全不说话。双手盘在胸前,双唇气得直抽抽。全程冒火的双眼紧盯着宫雨晨的后脑勺,仿佛想盯出一个洞来。

“拐过这个弯,你们马上就要第一次看到霍格沃兹了。”海格回头喊道。接着是一阵嘹亮的“噢——!”狭窄的小路尽头突然展开了一片黑色的湖泊。湖对岸高高的山坡上耸立着一座巍峨的城堡,城堡上塔尖林立,一扇扇窗口在星空下闪烁。

“每条船不能超过四人!”海格指着泊在岸边的一队小船大声说。新生们前赴后继的往船上挤去,很快,所有的船几乎挤满了。宫雨晨踱着步走向一艘小船,“哼!”一个乱蓬蓬棕色卷发的女生突然冲了上去,“不好意思,船满了。”赫敏回过头冷笑着。“噢。”宫雨晨敷衍了一句,随后望向海格。海格点了一下四周的小船,抱歉的看向宫雨晨:“不好意思,船都满了,等我送完了我再来接你。”

文笔很好,感情细腻,实力推荐。

最新章节

更多章节